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 > 第3156章 周天道则排名
    猿祖来的快,去的更快。

    大殿中九位天命道主皆神色各异。

    小姐被留在了教主身边?

    难道教主已经有了从那剑锁之下脱困的希望?

    “清阳子,现在你也看到了,小姐已没有可能再给予我们任何指使,依我看,你还是得沉住气,急则生变。”

    有人轻声道。

    “可我已等不起!”

    清阳子长叹一声,转身而去。

    “依我看,清阳子所虑也不容小觑,那林寻被视作一个前所未有的变数,若能将其尽早地掌控在我们手中,无疑是最稳妥的做法。”

    一身金袍的老者楛河沉声道。

    “楛河,你们巽部的力量分布在第三天‘幽暗界’内,到时候若林寻此子真有能耐进入,大可以将其刺杀!”

    有人提议。

    幽暗界,众灵神域的第三天界。

    那是一片无法感知的浑浊世界,到处都被雾霭和煞气笼罩,纵然是无量境人物,也都无法以神识查探和感应,最是诡异和凶险。

    “那也得看一看他林寻能否有命抵达幽暗界。”

    楛河轻声道。

    眼下的林寻,还在化凡界中行走,即便离开化凡界,还要从第二天灾厄界中杀出来才行。

    当办到这一步时,都不知何年何月了。

    ……

    时间流逝,匆匆又是两个月过去。

    化凡界。

    一条波澜浩渺的大河上,林寻驾驭一叶扁舟荡漾其上,一边饮酒,一边看着手中的道业玉牒。

    算一算时间,他已在这化凡界中行走征战三个月。

    三个月一来,他的足以近乎遍布化凡界四十九国,一路所遇道业法相,绝大多数皆被横扫击溃。

    只有寥寥十余个道业法相,被林寻留了下来。

    之所以没有和这十余个道业法相进行争锋,是因为这些道业法相的气息远超其他人,无比强大。

    几乎都是名列“周天道则”前二十内的恐怖存在所留。

    如林寻师尊方寸之主所留的,乃是一座道碑,碑上浮现斜月三星图,名列周天道则第一!

    当得知此事,林寻都不禁震撼。

    可后来他经过打探才知道,无论是太初主宰、还是那位神秘的剑客,亦或者是陈汐,却都没有留下道业法相。

    仿似大道无名!

    也正因如此,让林寻心情反倒有些低沉。

    以师尊方寸之主的手段,出现在“周天道则”第一名,看似极其耀眼和了不得。

    可是和太初、陈汐、那个剑客一比,却似乎差了一线……

    后来,林寻又见到了金蝉所留的“道业法相”,那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蝉,趴在一朵祥云上,作抬头望天状。

    然后,林寻才得知,金蝉的“道业法相”居然同样名列化凡界周天道则的第一!

    而后,林寻陆续见到了太初座下第一道侍黑鸦、猿祖、陈临空三人的道业法相,同样都名列第一。

    也就是说,方寸之主、金蝉、陈临空、黑鸦、猿祖的道业,并列于第一,不相上下!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幕,

    让林寻都有难以置信的感觉。

    在怎样情况下,才会让五位无上存在,在大道争锋中出现并驾齐驱,不分高低的情况?

    林寻想不明白。

    从这之后,他又遇到了元教、灵教、巫教、禅教四大祖庭祖师的道业法相,排名皆在前十。

    除此,还有一些陌生的名字,如九叶魔祖、帝擎、断天流等等,都能排进前二十之列。

    不过,林寻却发现一些触目惊心的事情。

    那就是,从排名第十一的九叶魔祖开始,直至排名第二十的断天流,其所留道业法相,皆呈现一股“死气”!

    这也就意味着,从九叶魔祖到断天流这十位排名在第十一到第二十的恐怖存在,都早已经陨落于世!

    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林寻在这一段时间的行走中,也曾向许多大能者打探这个事情。

    但得到的答案大都是传闻。

    有说九叶魔祖他们是陨落在斩道路上。

    有说他们因为不肯为太初主宰效命,被太初主宰一怒之下所杀。

    甚至有说九叶魔祖他们是在探索众妙道墟的一些禁忌秘密时,遭遇了不可测的灾祸而亡。

    总之,关于这个谜团,可谓是众说纷纭。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九叶魔祖这些恐怖存在,是在很久以前陨落,久远到让一些老辈人物都无法去追忆具体的时间。

    当然,林寻之所以没有去和那十多道排名极其靠前的“道业法相”争锋,并非是畏惧。

    而是打算留在最后再进行对战。

    毕竟,万一在对战后,引来混沌道果,那他就不得不提前离开这化凡界,哪还能去和其他道业法相争锋?

    此时林寻驾驭扁舟所行使的大河,名叫“通古河”,流经宋国境内。这通古河上游地带,有着一个极其强大的“道业法相”。

    那是一条锁链,横陈通古河之上。

    锁链乃太初九部之一“乾部”天命道主沛屠所留。

    在林寻打探到的消息中,沛屠的道业名列“周天道则”第二十一!

    在太初九部的九位天命道主中,沛屠的排名也是最高的。

    其他八位天命道主的道业法相,早在之前就被林寻一一击败。

    “等和这沛屠的一战后,再引不来混沌道果,就去和四大祖庭祖师所留的道业法相对决。”

    林寻心中暗道。

    像九叶魔祖、断天流这些早已陨落的大能所留的“道业法相”,林寻已不打算一一与之对决。

    毕竟,这些道业力量也算是他们留在世上的唯一之物了,若是就此消失,未免太可惜。

    不过,林寻虽一路横扫击溃诸多道业法相,可也不敢生出多少骄傲之心。

    毕竟,这些道业法相,皆是在很久以前所留,仅仅只代表着那些大能当年在化凡界时的道行。

    如今都已过去无数岁月,那些大能闯九重天门,过斩道路,一路所获得的混沌道果注定不会少了,其现如今所拥有的道行,也注定早已不是当年可比。

    并且,在化凡界周天道则上的排名高低,并不影响那些大能们以后的成就。排名靠后的不见得

    如今的道行不够强大。

    “那就是沛屠的道业法相?”

    扁舟上,林寻视野中看到一条横亘在河面的锁链,粗如水桶,漆黑暗哑,锁链上涌动着苍青色的光影。

    远远一望,铁索横大江,更像是一道天堑般,能阻断天地一切,气势极其之厚重沉凝。

    通古河两岸,早已汇聚许多大能者的身影。

    似乎早已在等候。

    当看到那一叶扁舟载着林寻而来,这些大能皆眸子一亮。

    他们的确都已等待此地很久了!

    这三个月,林寻南征北战,争锋天下,一路横扫至今,还不曾遭遇一次挫败,早已在这化凡界中引起轩然大波,引发无数关注。

    根本就不必多想,他们就已知道,林寻定然会前来这通古江上。

    果然,现在林寻来了。

    “一路转战至今,败在林寻手底下的道业法相已有八百之数,排名前百之后的道业法相,早已不被林寻放在眼中了……”

    有人感慨。

    这三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太多,足以让任何人毕生难忘。

    “同为无量境,若换做是我,击败那其中一个道业法相,恐怕都早已能引来混沌道果,入天门而去。可林寻却至今不曾引来混沌道果,与之对比……着实让人只能敛眉低头,自叹弗如。”

    有人长叹。

    这化凡界分布上万无量境大能,可至今却极少有能撼动那些道业法相之人。可林寻却仅仅在三个月,就横扫八百之众的道业法相,与之对比,谁能不黯然低头?

    “诸位莫要气馁,如林寻之辈者,遍寻以往无数岁月,终究是寥寥无几。和我们注定是不一样的。”

    也有人轻声安抚身边的同伴。

    对于这天下所有大能者而言,林寻就是一个只能仰望的传奇,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起,因为相差太大,别说追赶了,都难以去接近。

    议论声,大河两侧的那些大能们的目光,都在关注林寻的动向。

    谁都清楚,接下来又将上演一场旷世争锋了!

    与此同时,林寻也注意到了大河两侧的那些大能者,不过,他早已习惯这样的一幕。

    在前些天里,但凡他出现的地方,必有观战者早已等候在一侧。

    林寻收起酒壶,掸了掸衣衫,当再看向那一道铁索时,整个人的气机已是悄然一变。

    哗啦~

    猛地,粗大漆黑的铁索翻滚摇晃,涌现出厚重磅礴的道光,而后化作了一个身影颀长,身穿藏青长袍的男子。

    其脚踏一轮黑色大日,身前浮现一条规则力量所化的黑色神链,仿似黑色的蟒龙般盘绕游走,一身威势惊动九天十地。

    沛屠!

    乾部天命道主,于二十九万年前离开化凡界,其当时所留的道业名列“周天道则”第二十一。

    全场寂静,所有大能者的心神都被吸引过来。

    大战一触即发。

    感受着沛屠身上弥散出的威势,林寻挑了挑眉。

    这家伙很强!

    比池千机、天星子都强横一筹,是林寻这三个月以来所进行的争锋对手中,最强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