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王者时刻 > 第四十章 心愿
    虽然没有得到明确回应,但兄弟两个都看得出来,何爸应该不会很反对,这本该是件高兴的事,可是回到房间的何遇却笑不出来。

    他不是三岁小孩,他总是看得出,爸妈并不是不反对,他们只是不舍得反对。一想到自己真要走上这条道路,爸妈大概也会再重现之前何良打拼职业时的状态。同样的操心,何良给过一次,自己在明知的情况,还要让他们再来一次,这让何遇十分不忍。

    “哥。”已经爬去上床的何遇突然叫道。

    “嗯?”下床的何良应道。

    何家是很普通的家庭,房子不大。何良、何遇同住一间屋,一张高低床从小睡到大。不过打从何良去当职业选手,两人就甚少再在这屋里团聚过。屋里的模样虽然始终未变,可眼下的兄弟二人工作的工作,上大学的上大学,从今往后,一起睡在这里的日子只会更少。此时听到何遇叫他,何良一边应声,一边如小时模样,把头朝床边缘探了探。何遇在上床叫他的时候,经济都会探出头看他。

    不过这次,并没有。何遇在听到他应声,没有探出头,只是在上面说着话“你知道爸妈一直关注你的比赛吗?连游戏里的这些术语都知道。”

    “以前不知道,回家之后才知道。”何良说。

    “那你是不是也猜到他们不会太反对我去当职业选手?”何遇又问。

    何良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只知道,爸妈怎么对我,就一定会怎么对你。”

    “可我不想像你对他们一样对待他们。”何遇说。

    “我那时候是有些顽固无理,但你不一样,我相信你们这次会有很好的沟通。”何良说。

    “你说得对。”上床的何遇听到这话,忽然翻起了身,转眼就已经下地。

    “现在就要去?”何良笑。

    “不是,我还没刷牙。”何遇说着朝卫生间去了。

    何良愣了下,跟着想起,自己似乎也忘了洗漱了……

    这一晚,何遇睡得有些踏实。爸妈没有坚决反对,这很好,可他也不想让爸妈只是出于对孩子的无奈勉强接受,所以,沟通!在听到爸爸了解这么多王者荣耀还有kl的东西后,他感受到了爸妈的通情达理,他觉得哥哥说得很对,他们这一次可以有很好的沟通。

    第二天,何遇起了个大早,洗漱后神采奕奕地坐到了餐桌前。

    “我爸呢?”看着厨房里张罗早餐的何妈,何遇大声问着。

    卫生间抽水马桶的声音似是对何遇这一问的回答,不一会何爸端着平板从里走出,来到餐桌坐到何遇对面,看着他“喊什么?”

    “看您起了没有。”何遇一副狗腿模样。

    何爸扫他一眼,放下平板,何妈这时也正好端出早餐,简单的白粥、煎蛋,还有一盘煎馒头片。

    “说说吧。”何爸端起白粥喝了口,说道。

    “说什么呀?”何遇说。

    “你说说什么?”何爸瞪他一眼。

    “您问得细节点,不然我不知道该从哪说起呀!”何遇此时又是一副要积极认真汇报工作的模样。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念头的?”何爸问。

    “这个念头吧……从我哥跑去打职业,我其实就有点好奇了,我觉得这个可能得算是这个念头的萌芽。但要说有实质,那还是到了东江大学,一师哥和一师姐勾搭的。”何遇说。

    “好好的,不勾搭别人,怎么就勾搭你呢?你少跟我在这贫啊!”何爸说。

    “真没贫!我当时就是站在路边喝汽水等我哥来着。结果他们走过来就说3v3少一人,要个路人凑凑数。我想助人为快乐之本啊,几分钟的事,就帮帮呗。”何遇急忙道。

    “3v3?打长平?”何爸说。

    “这您都知道?这个kl里可没有啊!爸您手机里不会也有王者荣耀吧?”何遇说。

    “有过。”何爸神情冷漠。

    “那您打到什么段位了?”何遇不由地好奇心起。

    “我没打什么段位,我和你妈只是想了解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何爸说。

    “那你们……了解得怎么样?”何遇小心问道。

    “了解得我们十分后悔,后悔没有把你哥强留在家了。”何爸说。

    “啊?”何遇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神情错愕,要去挟煎蛋的筷子都停在了半空。

    “打职业,太残酷了。”何爸说。

    “你觉得你哥这五年有什么收获吗?”何爸接着说。

    “呃……咱家其实可以换个大点的房子了。”何遇说。何良以天才打野之名出道,倍受瞩目,虽然最终高开低头,但薪金水平在kl属中上游,这个程度比起一般工薪水平就已经要高多了。五年所得的收入确实高过父母小半辈子的积蓄。单物质而言,何良这五年其实收获不菲,不过何遇心里知道何爸指得当然不是这个,在何爸又开始瞪眼后,急忙跟着补充“还有压力。”

    “压力、失败、失望,再到最终绝望的放弃,我和你妈半辈子都没有体会的苦,你哥这五年可是吃齐了呀!职业选手什么的,你哥说想去的时候我们就有去了解,对这个行业我们没什么偏见,不想他去,就是心疼……结果现在你也要来这出。”何爸说着,连连摇头。

    “何遇,你是认真的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何妈,这时突然问了一句。

    “是认真的。”何遇点头。

    “就怕这认真啊,你要说是为了去挣个大房子,我觉得还踏实点。”何爸叹道。

    “爸、妈。”何遇十分认真地看着二人“你们放心,我做好全部的心理准备了。在我有这样的念头时,哥其实就一直就在教我,最先要学会的就是面对失败一局比赛的失败,一场比赛的失败,一整个赛季的失败,甚至整个职业生涯的失败。这些我都做好准备了,我或许会有一段失败透顶的职业生涯,但我的人生不会因此败北。冠军是打职业一定要的追求,但也不是全部的追求。得不到冠军的人多了去了,大家都活得很好,无论在做什么都还会继续努力,我会跟这些人一样的。”

    “这样啊。”何爸和何妈互相看了一眼。

    “那你就去吧。”何爸说。

    “谢谢爸妈。”何遇激动。

    “祝你青训赛无法胜出。”何爸说。

    “爸!”何遇无语。

    “真心的。”何爸说。

    何遇彻底无语。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父母吧!哪怕已经从孩子身上看到决心,不再那么担忧,但是归根结底,孩子不受丁点伤害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吧!哪怕他们明白人一生不可能不受挫折不受伤害,但是,心愿就是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