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飞越三十年 > 第1043章 三道松
    卢平匆匆快步走进门,手里捏着张纸气息不定开口“知道了!”

    “什么情况?”

    “确实是这样,我刚才打电话到这里卫生局,初步了解了下。”

    卢平喘了几口气,看了下纸上的字“这个药原料主要是种叫除虫菊的草,学名叫山道松,原来是老毛子那边弄来的,只给了一点点种子,我们试了四个地方,只在维坊农场种成”

    “山道松?你听对了吗,是山道年蒿吧?”李一鸣皱皱眉头打断他。

    “呃?松糕?那人口音有点重,”

    卢平愣了下,他急急通了电话问了个大概,后续别人接着了解,他先来汇报,没料想才说两句就出错了。

    “那他大概认错了,嵩山的嵩跟这个是挺像,但蒿不这么读,如果是草,就得读高”

    卢平恍然“草头我知道了,我辈岂是蓬蒿人。”

    “你倒是会读,可惜你听不出别人的错。你这么一说,感觉这东西是长在山道边上的松树所以现在咱们消息传达里头,太容易出问题了”

    “我再”

    “不用,昨天送过来的书里有。”

    无视卢平老脸涨红,李一鸣走到墙边那书架上,抽出本老旧的《全国中草药汇编》,刷地翻到一页递给周正“那就是这个了,这是种有毒植物,能驱虫。”

    周正眯起眼,看着上面“山道年蒿是这个?”

    卢平凑过来跟着看,尴尬摸嘴,呐呐说道“大概就是它了,这个跟那字是挺像的,一般人真会读错”

    抬眼看向李一鸣“你认得这个?”

    “没见过实物,早上抽空翻了下,你说山道松,那就是这个了,正好它还有点毒性。”

    卢平轻咦一声“真的有毒头痛呕吐腹泻驱虫”

    周正看着这上面图文并茂,又往后翻了几页,再看看封面点点头“七五年印的我看啊,这种书就得多印,上课就得教这种,又能认字又了解自然,对吧?至少知道外头什么草有毒,别给乱吃了。”

    李一鸣笑笑“所以说,咱们现在那些印刷厂也都得好好管起来,天天印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做什么,那种是精神上有毒,症状是失眠厌神恍惚还能上瘾!”

    “也是”卢平附和了句,若有所思,“这七五年印的”

    周正笑了笑,看看卢平“七五年怎么了?”

    “我了解的情况是,七九年全民推广宝塔糖,那边推广种植量很大,好多厂都生产这种药,结果库存积压严重,很多企业亏损,有些药保存不当失效,原料变质也很严重,再”

    卢平看了眼纸,递给李一鸣“再就是八二年九月的时候,部国药局淘汰了这个药,当地就把药田改种别的了,今年很多厂跟那边药材公司要原料时,那边就说没货”

    周正看着李一鸣苦笑,这小子又说对了,脑子怎么长的?还能记下这么多东西。

    卢平叹了口气,这种事越看越多越有种无力感“这个是初步了解的结果,我已经安排联系问具体原因了,我估计”

    “不用你估计什么,这里有市场的原因也有管理的原因,肯定是有更好的药了”

    李一鸣看看两人,示意远处,“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对付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产业吗?”

    “”

    “也差不多是这样,先让他们大量生产,超过市场需求,再推出新技术新产品,一下就可以把他们整条生产链毁掉。”

    “”

    “我对付别人时”

    轻轻叹了口气,李一鸣回头看看两人“特别开心!”

    周正揉揉额角“所以这事发生自己这头,特别难过是吧?”

    “是啊,药可能是不是那么好,但资源没保护后果很严重,进口种子,人家就给这么点种子,好不容易种出来那么多,

    咱们不说要不要尊重以前的劳动成果,他们怎么知道这药只能用在驱虫上?说不定可以治别的什么大病!”

    卢平一激灵“什么大病?”

    李一鸣盯着书上看了一会“这就不好说了,得研究,药物这种东西你不知道它能治多少病,别看这有毒,可有毒的东西其实都很有用,传说砒霜还能治癌呢!”

    “真的?”

    李一鸣抬头笑笑“我也是听说的,民间有这种说法,癌不是绝症吗?有人痛得受不了,就服毒自尽,结果还好了,故事会上有。这次全国普查,看看能挖出多少偏方,再好好研究一下。”

    “这个确实要研究,不过这砒霜用不好会死人的吧?”卢平问道。

    “是啊,所以就得多了解,没什么药是包治百病的,这个事”

    李一鸣扬了扬手中的纸“是个很好的案例,要让大家学习分析讨论,以后这类问题要放到一起思考解决,虽然搞责任承包,下放经营管理但绝对不是把地丢给下面就可以的!”

    “要严肃处理吗?”卢平轻声问道。

    周正目光从书上抬起,叹了口气“一鸣这个”

    “我知道,这可能不能怪农场,他们以往损失也大,毕竟如果种出来的东西没人收,又不好保存加上这个又有毒,估计也很难处理,要是被牛羊吃了的话”

    “对!”

    “所以”李一鸣点点头,“这应该就是那边一下就把东西给弄光的原因,这被当作有害植物了。”

    卢平轻呼口气,满脸无奈。

    “可现在觉得这个没什么用就不种,等发现有别的用处时,就算压任务下去不也得长一年?能变出来?有些东西真想买,就算别人肯卖给你,那会是什么价?”

    “确实”

    “那现在怎么办?”

    “不可能真全部绝种,安排让那边去找,找到好好培养起来。”

    “那药”

    “药当然要生产,虽然可能比别的药效果差,可能成本也高,但这药还要是有,其实它的缺点无非就是虫子没有杀死,都是活着出来,农田里头粪水带着虫卵,直接泼洒到叶面上,来回都会感染。但这个药有个好处”

    “好吃?”

    “不是好吃,而是效果吓人。”

    李一鸣轻轻一笑,“你们想想,虫子活生生拉出来这感觉什么样?拉过虫子的人你再给他上卫生课,效果能好几倍!”

    卢平周正恍然。

    “病毒病菌那么多,良好的卫生习惯可以挡掉很多病。我们看待一种药,视角要广一点。疾病是长期的,很多药只是治症,不能治病,”

    “治症不治病是”

    “这都不理解?治病那就是终身不会再得,治症就是你现在好了,以后不担心还会得病!”

    “种痘就是治病?”

    “差不多吧,不过疾病也会进化,所以我们这方面绝对不能大意。”李一鸣拿起杯子仰头喝干,走去又倒了一杯“其实像虫卵感染的问题可以解决,一个是粪便无害化处理,另一个就是我们现在采用根部排管施肥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个还是要上电视教教大家。”

    “也是”

    刘壮实已经带着个医护兵到了门边“报告!”

    李一鸣点点头“进来!”

    “首长”

    “药吃了吗?”

    “吃了”刘壮实瞄眼边上,“要等明天才能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