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契约首席:沈少宠上瘾 > 第914章 让某些人输得心服口服
    “钰儿,明天的比赛,除了商凯楠,和其他几名旁系子弟的参赛选手,评委分别是商家族长,长老代表,以及某些商铺老板。到时,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没人能作弊。”

    商老夫人意有所指地拍了拍她的手,慈祥和蔼地宽慰了她。

    因为她从梁静的眼神里,看出她对明天比赛的紧张和顾虑。

    事实上,商老夫人的善意提醒,确实帮了梁静一个大忙。

    此前她一直担心,万一明天比赛途中,商凯楠耍诈,而老族长又因“那层”关系偏帮他,那她的胜算,就得少一半。

    如今奶奶一语惊醒梦中人,也让她那颗悬着的心,彻底放回了原处。

    “钰儿,不要有压力,在奶奶和你妈妈心中,你最好的。”

    临了,商老夫人和蔼一笑,语重心长地搭了搭梁静肩膀,轻声鼓励她。

    她老人家那低沉沙哑的嗓音,宛如寺庙里的钟声,让人很快平心静气,杂念全消。

    之后,沈擎傲悄无声息地回到医院里去,至于梁静,还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回自己房间去休息。

    “菲菲姐,你知道我刚刚看见谁吗?”

    突然面向梁静,郑重其事地

    翌日。

    梁静她们正在享用早餐,这时,有一队身穿白色风衣的青年人, 齐刷刷出现在商家城堡。

    其中一人走到他们面前,中气十足地问道“请问,商思钰,商思菲,商思桦,商思雯和商思焱在哪儿?”

    被点到名的五人,挨个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请各位小姐少爷移步,我们将带各位前往继承人大赛现场。”

    继承人大赛现场?

    梁静转头看向奶奶,后者认可地点点头。

    “菲,思钰姐,我们快点走吧,要不然就赶不上报名了。”

    商思雯刚吃完饭,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没擦干净手,就直接往梁静衣袖上抓。

    她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后者蓦地心虚,吓得立马松手,愧疚地“忏悔”道“哎呀思钰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之后,梁静看了眼沾染明显油渍的衣袖,轻描淡写地吐出俩字“没事。”

    商思雯的小动作,她早已习惯,难登大雅之堂不说,反倒让来人看了笑话,也不知道丢脸的人,到底是谁。

    商老夫人看不得梁静受委屈,故而开口,替她撑腰“思雯,你留下陪我,其他人,收拾好东西,就随这几位使者出发吧。”

    现场没人对商老夫人的安排提出质疑,只有一人,心存不满,委屈地哭诉起来。

    “为什么啊奶奶,我也是您孙女,您不能这么偏心。况且我已经向思钰姐道过歉,她也原谅我了。”

    但她没等到商老夫人的回应,却等来了使者的答案。

    “要成为商家当家人,首先要会做人。连最基本的做人道理都不懂,对自己姐妹尚且心存不轨,依我看,这样的人,别说没资格参加继承人大赛,就连商姓,似乎都不配拥有。”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说我没资格姓商,奶奶都没……”

    “住嘴!”商老夫人脸色蓦地一黑,疾言厉色地训斥道。

    梁静心下一惊,奶奶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难道说,这几个使者的身份,比奶奶的地位还要高?

    “奶奶我错了,对不起,我,我……”商思雯被两腿发颤,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她从没见奶奶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时六神无主,求救眼神下意识地瞥向离自己较远的商思菲。

    而商思菲却对她视而不见。

    且不说她们现在演的是“不和睦”的姐妹花,就算她们关系不错,可傻子都看得出,奶奶对这几位使者的态度不一般。

    商思雯居然还蠢到往枪口上去撞,根本是活该被骂。

    而她,根本不会为了一颗废子,而折损自己的完美形象。

    见商思菲对自己的求助无动于衷,商思雯伤心之余,又调转目标,将希望寄托在梁静身上。

    “思钰姐,我错了,都是我鬼迷心窍,做错了事,你是姐姐,你会原谅妹妹犯的错误的,对不对?”

    听完她的道歉,使者轻蔑地冷哼了声。

    商家四小姐的脑回路,还真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这么道德绑架式的道歉,亏她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比起商思雯滑稽的“原谅论”,他更好奇,商思钰会作何反应。

    “思雯年纪尚轻,多有冒犯,还请使者切勿见怪。”

    梁静从头到尾都没看商思雯一眼,真正做到了目不斜视四个字。

    使者想过无数种可能性,独独没料到,梁静真会不计较她的“童言无忌”,甚至,还反过来替她向自己赔不是。

    这位商家遗失在外多年的大小姐,还真是令人……过目难忘。

    当大家都杵在原地,闷不吭声时,商老夫人亲自压阵,打断了眼前的尴尬场面。

    “让使者见笑了,是我管教不严,还请使者大人有大量,容老身亲自教导不肖孙女……”

    “老夫人您可扎煞我等,我们只是迎客者,在座的少爷小姐,才是将来的人上人……”

    使者说到“人上人”时,特意朝梁静看了眼。

    梁静当然注意到自己身上多了道视线,不过,她并不在意。

    现在的另眼相看,只是暂时的,她没觉得有什么好骄傲得意。

    相反,在继承人大赛上崭露头角,赢得众人的喝彩和肯定,这才是她参加大赛的真正目的。

    她要征服全场,更要让某些人,输得心服口服!

    在商老夫人的训斥和眼神警告下,商思雯终于停止了哭闹,认命地“被迫”留下来,跟商老夫人一起诵经,吃斋礼佛。

    “商少爷,商小姐,得罪了……”

    这时,几个使者带着黑色不透风眼罩,缓缓走到他们面前。

    梁静和商思菲她们虽然不明白为何前往比赛场地要如此隆重严谨,但因为商老夫人没提出异议,所以她们也都配合地戴上了眼罩。

    之后,每个人都有一个白衣使者牵引搀扶。

    很快他们就上了车。

    梁静发现,自从眼睛被遮住,视觉受限后,她的其他感官,变得尤为敏感。

    尽管一路上车子颠簸不大,但她隐隐透过车窗外飘进来的微风,嗅出了一股咸咸的味道。

    这滋味好像是……海水?

    难道她们等会儿的比赛场地,是在海边?

    不对,不可能的!

    奶奶跟她提过,往届的继承人大赛,基本比试环节都是围绕珠宝展开的。

    换言之,无论是她之前碰上过的赌石,还是现场亲手做首饰,前提都是要干燥环境下进行

    因为银饰和翡翠易被海水腐蚀,哪怕没有刻意去触碰海水,海边的风,海边的水,同样会影响,甚至干预比赛结果的判定。

    如此重要的大赛,怎会选择一个如此草率的比赛场地呢?

    事实证明,永远不要用思维定式去思考问题,因为……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同样不会让人猜透他的心思。

    当眼罩摘下的那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要瞎了。

    因为她们看到自己的眼前,是白茫茫一片,亮得格外刺眼,格外伤身。

    “我的眼睛,好痛!”

    “我头好晕,我想吐……”

    “我不行了,我弃赛……”

    始终闭着眼睛的梁静,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接一个的弃权声,心底的紧张感,又加重了几分。

    她果然猜对了,打从她们下车的那刻起,比赛就已经开始了。

    摘掉眼罩,并且能够适应眼前的事物,应该就是大赛的入门考验。

    耳畔传来各色各样的惨叫和痛哭,无一不在向她证明,这第一关,不简单。

    结合路上闻到的海水味儿,她们现在,很大概率是在海边。

    至于让他们眼睛不舒服的,应该是某种亮色的东西。

    由于他们一路上都被蒙住双眼,相当于长时间处于黑暗状态下,这时摘下眼罩,很多人的本能反应就是睁眼去看看周围的世界。

    而他们失败的原因,也恰恰是这个应激的本能反应。

    很明显,有的时候,着急不一定能成事儿,而快,也不见得一定能先人一步……

    见周围的声音少了许多,梁静才慢慢眯起眼睛,只留出一条缝隙。

    等自己一点点适应周围的白亮,才彻底睁开眼睛。

    虽说有过预判,但眼前的景象,还是令她大吃一惊。

    目之所及的区域,全是一片白沙,在耀眼阳光的照拂下,其反光效果强上加强。

    难怪刚才有这么多人因为眼睛痛而选择退赛,他们的决定,还算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否则的话,可能他们得为自己此前的鲁莽行为,而付出终生残疾的代价……

    梁静也不敢多看这些白沙,转移注意力地开始左右张望。

    大片的白沙地里,还有不少选手因无法适应比赛环境,而不断地举手示意,继而陆陆续续退出比赛的。

    至于留下的部分,不管因为什么,他们都离那个位置,又更近了一步……

    梁静粗略地扫视了一圈,最后视线重新落回到在她附近的选手身上。

    这时,有个熟悉的背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无论从身高,还是穿衣风格,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

    “好巧哦,表妹,我们又见面了。”

    没错,站在她右后方的选手,不是旁人,正是她本次大赛最有利的竞争对手之一——

    商凯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