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金色绿茵 > 第二三二章 白色圣诞有宾客
    2010年的圣诞节刚过,瓦杜兹下雪了,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也可以让这座邮票小城隐藏在银装素裹的阿尔卑斯群山当中。

    这场雪来得很蹊跷,平安夜的晚上,它没有下,前天圣诞钟声敲响,它还是没有下。今年冬天并不冷,大家都以为不会下雪了,可就在昨天清晨人们推开窗户,却发现它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了。

    没有一丁点征兆的如约而至,就像那段神奇的爱情。

    早上卓杨和艾伯特叔叔开车出发去苏黎世的时候,蔻蔻给他整了整衣领。“卓杨哥哥,路上慢点开。”

    “放心吧。”卓杨说:“时间很充裕,不着急,我会小心的。”他吻了吻她的额头。

    蜜黛儿·斯温伯恩在二楼的窗户里看着他们,见到卓杨抬头望过来,便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斯温伯恩一家四口是昨天下午到的,还有其他人,都是蔻蔻家的亲戚,包括她那个颇具爱情传奇的表叔加文·菲利普,都是在昨天下午抵达瓦杜兹的。

    这些人都是广义上的约瑟夫族人,虽然并不是拖家带口都在圣诞节这一天赶回家族祖屋,但基本上每一家里主事的人都来了。

    去年圣诞节整个家族才在一起聚拢圣诞,今年原本是不用再团聚的,但因为卓杨带来的那个大消息,蔻爸奥地利大公弗兰克·约瑟夫便通知了每一家,让一起回来合计合计。

    卓杨对女孩子的年龄反应比较迟钝,否则也不会上中学的时候对身边的姹紫嫣红熟视无睹。但昨天见到蜜黛儿时,他还是猛地醒悟到,蜜黛儿的确是大姑娘了。

    还有几天就将年满16岁的蜜黛儿像一朵待放的花,饱满的骨朵已然无法隐藏迷人的花香。单从容貌上比较,蜜黛儿略输同龄时的蔻蔻半分,但比蔻蔻更外向热情的性格又使得她更容易让人亲近。如果把蔻蔻和卓杨的故事换成蜜黛儿,根本不会在茫然中相互等候六年,也许用不了三年就会不顾一切来找他。

    上一次见到蜜黛儿还是在去年夏天,卓杨那时便感觉她和自己有了少许生分,但蜜黛儿还是蜜黛儿。今次再见,他有了恍惚,似乎很难把眼前娇艳待放的美少女和那些年见到自己便又蹦又跳挂在身上的小丫头联系起来。

    蜜黛儿和蔻蔻也有了些许生分,以前她就是表姐的跟屁虫,也最喜欢模仿表姐的一颦一笑,和蔻蔻在一起时,晚上总要挤在一张床上。可这次来到瓦杜兹,蜜黛儿却要求单独卧室,不再非要缠着表姐说上半夜不着边际的悄悄话。

    贵族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相对擅长的体育项目,蜜黛儿的哥哥杰弗林是排球二传手,蜜黛儿则在11岁时也选择了现代复合弓。虽然她并没有蔻蔻那种在弓矢上敏锐的天赋,但蜜黛儿也没有非要去拿名次的强迫症,体育运动的初衷是为了强健体魄和培养气质。

    可去年秋天的时候,已经练习复合弓四年的蜜黛儿突然放弃了,她对女子花剑产生了浓厚兴趣。据杰弗林说,蜜黛儿的确更适合花剑,她在这个项目上的进步要比复合弓明显得多。习练将近一年,已经小有成绩。

    卓杨笑着对蜜黛儿说:我会一点八卦刀法,要不要找木剑咱俩过两招?

    杰弗林说:去去去,那就不是一回事。刀法连劈带砍,击剑却只会刺,再加上体格力量上的差异,蜜黛儿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蜜黛儿噘着嘴说:那可不一定……

    她还说:“我又不怎么想练花剑了,不好玩。”

    “为什么?”

    蜜黛儿却不愿意回答,杰弗林接过话题:“一直指导蜜黛儿的花剑老师,夏天的时候突然辞职了。说是家里有事,具体原因却怎么都不愿意说。我们家承诺提高工资,又说可以等他处理完家中的事情,但他执意要走,一天也不愿意多留。”

    “蜜黛儿很生气,所以不想练了。”

    “嗨,会花剑的教练海了去了,要不要我帮你从韩国找个奥运冠军?”卓杨说。

    蜜黛儿还是噘着嘴,摇了摇头。

    卓杨又说:“要不然我教你双截棍吧,练好了还能防身,比花剑实用。放心,我绝对不会不辞而别,也不会半途而废。你瞧,我还不收费,这买卖能做。”

    蜜黛儿笑得很开心,但还是摇了摇头,她知道卓杨只是在逗她。

    “那位花剑教练走了之后,我们就再也联系不上他。”背着蜜黛儿,杰弗林又对卓杨详细说了说。“蜜黛儿很喜欢那位施莫林老师,他也很喜欢蜜黛儿,但就是说走就走。蜜黛儿认为是自己太笨,让老师失望了。”

    “嗨,不练就不练,没什么大不了的。”卓杨说:“说明蜜黛儿还是对花剑不热爱,否则哪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就放弃。她喜欢玩什么运动由着她,将来又不指着这个吃饭,什么运动都不喜欢也无所谓。”

    .

    目送卓杨和艾伯特叔叔的劳斯莱斯离去,蔻蔻转身走进了小楼,瓦杜兹距离苏黎世机场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艾伯特叔叔对这条路很熟,如果一切顺利,他们下午就会返回。

    蜜黛儿也从楼上下来了。“蔻蔻姐,你和卓杨哥哥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小声问完,蜜黛儿用眼角偷偷瞟了一眼大厅另一头沙发上坐着的舅舅。

    “恐怕要等到四年后呢。”蔻蔻微微撇着嘴耸了耸肩。“蜜黛儿,到时候你是我的伴娘啊?”

    “四年啊?”蜜黛儿歪着脑袋想了想:“……我都20岁了,那就再说吧……”

    .

    下午三点,卓杨准时从苏黎世返回,带和他前去迎接的客人。他们走下黑色幻影的时候,蔻爸蔻妈等人已经在门廊处站立等候。

    两位客人疾步向前,卓杨朝走在前面的络腮胡子中年人引荐蔻爸:“这位就是奥地利大公阁下。”

    高大的中年人来到蔻爸近前,站定身姿后,以标准的单腿跪地骑士礼仪拜倒。

    “尊敬的奥地利大公阁下,罪臣之后安德烈·斯威德维奇·齐格林斯基前来觐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