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894、我们只是有一点点特别而已
    李想让王银珍去叫窦窦师师,王银珍早已知道李想的想法,先一步让古琪静去叫了。

    很快,人群中让开一条路,窦窦师师迷迷糊糊地来了,向小园和李朝跟在她们身后。

    李想朝她们招手“过来,过来。”

    师师看到这里人多,有点害怕,紧紧地牵着窦窦的手。窦窦不怕,她不仅不怕,而且走起了鸭子步,这是心中的得意之情溢于了言表。

    李想给她俩介绍眼前的三个小朋友。

    窦窦惊讶地问“好盆友?”

    李想点头“好朋友。”

    窦窦问“好盆友叫什么名字?”

    李想“你得自己去问。”

    师师会说话的大眼睛已经在偷偷打量这三个突然冒出来的好朋友。

    孙雪莲率先说话“你们叫窦窦和师师,我听过你们唱歌,你们唱的真好听。”

    王倩倩说“我听过师师讲故事。”

    “蛤?”偷瞄的师师吃了一惊,第一次听到有家里以外的人说听过她讲故事。

    王倩倩说,她听过《我的儿子皮卡》,还有《小公主打败坏蛋龙》,以证明自己是真的听过,不是客套话。小孩子不会说客套话,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窦窦立刻接话说,她就是皮卡。

    王倩倩笑嘻嘻地说“你还是坏蛋龙,你被打败啦。”

    窦窦ㄒoㄒ

    “你介个小孩子,嗬嗬嗬嗬~~~”窦窦尬笑道。一点面子都不给小兔子姐姐,怎么说也是处长鸭。

    小兔子姐姐忽然发现了什么,看看王倩倩,看看王焕,又看看孙雪莲,伸手在她们眼前晃来晃去,对方毫无反应,好奇地问“你们的眼睛大大的,你们看得见我的手手吗?”

    王倩倩面色如常地说“我们看不见,我们是盲人小孩。”

    师师震惊地张大了小嘴巴,窦窦问“你们看不见我和妹妹吗?

    王倩倩说“看不见。”

    李想无语,窦窦这个小朋友真是大嘴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话会让人家难过的。

    出乎预料地是,三个小朋友没有表现出太过伤心的样子,王倩倩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我从小就看不见啦。”

    “喔,你咧?”窦窦问王焕。

    王焕问“谁?”

    窦窦“你鸭。”

    “我?我也是从小就看不见啦。”

    孙雪莲主动接着说“我1岁的时候看不见啦,张阿姨告诉我的。”

    所以,她虽然有过短暂的时间可以看清世界,但是当时太小了,没有主观意识,完全没有印象,几乎相当于也没看过世界。

    窦窦难过地说“你们真可怜。”

    师师多愁善感,难过地说她也什么都看不见。

    窦窦吃了一惊,李想也吃了一惊,这个小李老师不用这么安慰人吧。

    孙雪莲笑着说“你能看见,我知道,对不对?”

    师师不会说谎,乖乖地点头说“对。”

    孙雪莲问窦窦师师,能不能摸摸她们。

    窦窦师师看向李想,李想点头,她们也就同意了。

    师师说“我闭上了小嘴巴,保证不会咬到你们,你们摸吧。”

    说完,小身子前倾,把自己的小脑袋送上门去。

    孙雪莲摸师师,王倩倩摸窦窦,王焕排队等候。

    王倩倩一下就摸到了窦窦的小脑袋,高兴地说“哈,你还没有我高呢,你不是巨人,你是小矮人吗?”

    窦窦生气地说“伦家才5岁呢~伦家还是个宝宝。”

    王倩倩说“对不起,你不是小矮人,你是个小人儿。”

    窦窦气呼呼地问“你敢骂小兔叽姐姐?”

    你这个小人儿,是李诞经常说窦窦的话,她对这个词很没有好感。

    王倩倩笑嘻嘻地说“我夸你可爱呢,小小的真可爱。”

    “我很大鸭,哎呦,哎呦,小兔叽姐姐的鼻子哟,哎呦,别抠伦家的鼻屎鸭……”窦窦瞎嚷嚷,引起现场一阵阵哄笑。

    王倩倩忽然说“咦?这里是哪里?”

    窦窦说“伦家的脸蛋儿。”

    王倩倩“怎么肉肉的?这是小肚子吗?”

    窦窦气愤地大声说“这是伦家的脸蛋儿,你别揪伦家的婴儿肥啦,肉肉要掉啦。”

    ……

    小姐妹有惊无险地让三个小朋友摸完了脸蛋,窦窦抱着李想的大腿,装模作样,可怜兮兮地嘤嘤嘤。

    她生气地大声说,再也不让别的小孩子摸她啦,休想!想也别想!处长是不能给摸的!

    窦窦有理由这样说,因为她刚才好心好意,结果却受到了一番蹂躏,三个小孩子轮番揪她的婴儿肥,差点没给揪下来。

    师师倒没有这么多怨言,只是一直在用手理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乱了。

    孙雪莲、王倩倩和王焕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只听孙雪莲对另外两个小点说“我们不可怜,我们和窦窦师师是一样的小孩子,刚才都摸到了,我们只是有一点点特别而已。”

    三个人达成了共识,还一致决定,回去后跟福利院的其他小朋友说,手机里讲故事的窦窦师师和她们长的一样,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脑袋,他们不可怜,他们只是有一点点特别而已。

    然后,她们特地对窦窦说,他们不可怜。

    窦窦刚才说他们看不见,他们真可怜。

    窦窦惨兮兮地抱着李想的腿不动,说“你们才不可怜,小兔叽姐姐才可怜。”

    她的婴儿肥红了,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揪的,头发也乱了,和李想有的一拼。

    时间不早了,小李家三兄妹和福利院三剑客合影留念。照片中,孙雪莲三人喜笑颜开,师师也笑的很灿烂,唯独窦窦,苦兮兮的,强颜欢笑中,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位处长宝宝是在应付了事。

    福利院的三个小朋友走了,李想和窦窦师师回了休息室,化妆师正在抓紧时间给他补妆,窦窦师师则由向小园和王银珍帮忙梳理头发。

    窦窦唠唠叨叨,一直在向小园耳边嘀咕,刚才她被人揪婴儿肥的时候,妈妈为什么不帮忙,为什么不说个话,怎么这么不仗义呢。

    向小园好笑地说“哟,你还知道不仗义?哪学来的。”

    窦窦对妈妈顾左右而言他很不高兴,气愤难平,大声说“小宝宝长大啦,小宝宝介么聪明,你肿么不帮个忙呢,你的宝宝脸蛋都红啦。”

    向小园连忙安慰她,低头打量,忽然用手掌背贴在窦窦的婴儿肥上,问“舒服吗?”

    窦窦叹口气“好舒服鸭。”

    她的脸蛋太热了,需要冷却冷却。

    师师忽然说,今天回家她要对着手机讲故事。

    向小园愉快地同意了,还自告奋勇她来举手机拍摄。窦窦也举手,还是她来演戏,能不能让她演个英雄,或者莫得感情的杀手。

    刚才孙雪莲三人离开时,对师师说,他们以后会经常听她讲故事,希望她讲更多的故事。师师记在了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