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念念清华 > 第一零八章 来日方长
    东秦亡后,中原七国,并没有按照预想中的,重新归于一统。

    易琛实为天下之主,此次反秦大胜,他便立即开始了论功行赏,将秦地重新,分封给了其他几国。

    而义军,按照约定,退守蜀地,不再追究。

    看起来,好像战火纷乱,暂时平息了下来。

    等着东秦一步步败落,清华,花了七年的时间。

    如今,世上再无东秦,她却也感到没有该有的欣喜。或许她对东秦的怨恨,在她跳下浴火井的那一刻,也跟着烈火一起消亡了吧。

    她一直想做的,不过是给伯辰讨个公道,天下是谁的,她真的一点也不在意。

    转眼已到了深秋,白鹿青崖的枫叶也红了,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闲暇时,便在林中采些果子,药草,此刻,她感到些许疲惫,便选了一株有些年岁的老枫树下,靠着它,打算小憩一会儿。

    不多久,她便缓缓入梦了。

    轻风摇曳,她的衣裳,发髻,不知不觉,已披满了许多红色的枫叶,清华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因为这些热烈的红色,而显得更恬静,动人了。

    虽然过去了七年,但她依然年轻,她有着一个女子最美的年纪,褪去青涩,春风拂面。

    一个这样,善良美丽又坚毅勇敢的清华,重山也能理解,为何慕椋,阿礼始终对她念念不忘了,但是只有他娶她当了自己的妻子。

    他觉得,是幸运成就了自己。

    重山从来不怀疑清华的美,但是此刻,他的感受却最为深刻,因为以后,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像这样静静看着她了。

    他很想去吻一吻清华,趁她睡着的时候,就像曾经在深夜时,偷偷吻她一样。

    他忘情地俯下身来,却在离她的唇瓣只在毫厘之间时,骤然停了。

    他的眼睛弯弯的,露出了一丝宠溺的微笑,他温柔地替她拿开了额上的叶子,轻轻地唤了她一声,“清华。”

    清华缓缓睁开了双眼。

    见到他的面庞,清华揉了揉惺忪睡眼,道,“你何时来的?”

    重山坐在她身旁,道,“有一会儿了。”

    清华拂了拂身上的落叶,轻轻一笑,道,“看来,你没事了。”

    重山道,“你担心我?”

    清华便道,“我担心欢儿的父亲,不行么?”

    重山笑道,“那便是担心我。”

    重山便把池鱼宴上的风波都与清华说了,最后,他道,“我就要去蜀地了。”

    清华点头,道,“我知道了。”

    重山不免有些落寞,但他迅速调整了一下,努力笑道,“清华跟我一起去吧?”

    清华见他乖巧,像个孩子,她也看得出他的小心翼翼,并不是像先前那般胡搅蛮缠,不禁也笑了。

    但是,她认真回道,“我哪里也不想去。”

    重山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只是,想再试多一次。

    清华的回答,也意味着,他要开始与她告别了,真正意义上的。

    他也想过,放弃一切留在咸阳,留在她身边。但是,如果易琛容不下他,清华势必也会遭受牵连。

    他不能再次打扰清华的生活,就像慕椋警告的那样。

    “什么时候走?”清华便问。

    “明天。”

    清华沉默了片刻。其实她也有很多话想和重山说,只是,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说起。

    罢了,她想,还是各自安好吧。

    于是,清华起了身,道,“等欢儿长大了,我会告诉她父亲是谁。不管你在哪里,欢儿会永远记得你。”

    “虽然蜀地荒芜,只要认真打理,足以休养生息了。来日方长,不要气馁。”

    重山眼中含着泪,“对不起,我欠你千千万万个对不起。”

    清华也颇感怀,“说好不提的,怎么又开始了?不要以为,我只会怨恨。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是你,陪我走过最艰苦的岁月。你默默守在我身旁,给我烤香喷喷的兔肉,你为我拼命,救下我的父亲,你为我起义,救了我的妹妹,我们失去了第一个孩子,你只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哭泣,还要假装坚强来安慰我。”

    重山压抑着哭声,“我能,再抱抱你吗?”

    清华点头,主动朝他拥抱了过去。

    “你好好保重,好好孝顺娘,不要让她担心。”清华细细嘱托后,喃喃道,“再见了,重山。”

    “我一定,会把清华找回来的。”

    这是,重山转身时,许下的誓言。他会让这次分别,只是一个插曲,而不是谢幕。

    只是,在清华和重山都看不见的一处角落,还躲着一个人。

    他的白发,在漫天的红叶里,显得独具风姿,只有在看到清华的时候,他的眼眸,才会重新跳跃出曾经的少年特有的光亮。

    他不打算道别,只是这么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心满意足了。

    待他们下山之后,这个世界,就没有义军了,只有蜀军。

    蜀军开拔,朝蜀地迁徙,池鱼魏军也开始打算,班师回朝。

    清愁虽一直在白鹿青崖住着,却终日神思不定。

    她日盼夜盼的那个人,再也没有来过白鹿青崖。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问。

    在她看来,或许是清华,厌倦了纠缠不休,才决定与慕椋一刀两断的,毕竟她看上去,真的心如止水,荣辱不惊啊。

    可是她想见到椋哥哥,可她怎么说得出口呢?因为自己都觉得,这是不应该的。

    清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也没有急着为她做些什么。

    她也有一个私心,她真的太久没有见到清愁了,现在只想尽可能的,再与她多相处些日子,因为清愁一旦和慕椋走了,再要见面,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她曾想把清愁一辈子都留在自己身边照顾,这个世上,她舍不得,也不放心把她留给任何一个人,除了良生。

    而一旦想到,良生将以清愁夫君的身份去照顾,她又觉得不安心了。仿佛,良生就成了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人,怎么能得到她的信任呢?

    清华啊,只是隐世而已,并不是出道。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法视若无睹的。

    清愁,长大了,想要飞走,去追寻属于自己的那一片林子。她这个做姐姐的,不能强留。

    这日,清华特意做了妹妹最喜欢吃的菜,还准备了一些酒。

    清愁是不喜欢喝酒的,但是和姐姐一起,也就无所谓了。

    清愁一边夸姐姐做的菜好吃,一边哄姐姐下山去游玩。

    “你不闷吗?”清愁道。

    清华便笑道,“清愁觉得无聊了?”

    清愁忙摇头,“不是,你看啊,为什么外面的世界叫花花世界,肯定是很有意思的。姐姐,你终日陪着这青山绿水,看来看去,也就花花草草,鸟兽虫鱼,不是不好,就是不热闹。”

    清华便道,“那,清愁明日下山,去寻些好玩的。”

    清愁喜道,“真的吗?那好,我们准备准备,姐姐,你肯定也觉得山上无趣吧。”

    清华便道,“我,就不去了。”

    清愁便问,“为什么?”

    清华道,“我不喜欢热闹,你知道的。”

    清愁便微微皱了眉头,道,“好吧,那姐姐需要什么,我去买了回来。”

    清华犹豫了片刻,喃喃道,“去了,就不要回来了。”

    清愁一口菜没有吃完,差点噎住,忙吐了出来。

    她隐隐察觉到,清华有些不寻常,她便开始紧张起来,说话也打起哆嗦。

    “怎么了,姐姐要是,不喜欢我出去,我便不出去好了。我,我可以和花花草草玩的,那些,虫子啊,鱼啊,还有那些白鹿,也很可爱,我挺喜欢它们的。”

    她说得很急,嗓子立马觉得难受,不自觉就哽咽起来。

    清华还是摇头,“不是因为这些。是因为我知道,我的清愁长大了,她的世界不在这里,她的心,不在这里。”

    清愁的眼泪,瞬间簌簌扑落。

    “姐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清华温柔地抱起清愁的头,安抚道,“去找慕椋吧,他会替姐姐,继续照顾你的。”

    清愁愈发觉得难堪,一个劲儿摇头,心中又羞又愧。

    清华便道,“你不去,他可就被别的姑娘抢走了。”

    清愁便道,“可是,椋哥哥的心里只有姐姐,他不会爱别的姑娘,也不会爱我。”

    清华便道,“那是从前。每个人都有过去,清愁,你到底是小心眼,还是胆小鬼啊,这么害怕面对他的过去?”

    清愁哭道,“姐姐,不生我的气吗?我好害怕你不要我。”

    清华轻轻捧起她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小心地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道,“不会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姐姐都要你,姐姐会疼你,会爱你。”

    清愁哭得更厉害了,扑到清华的怀里,不住道歉,“是我不好,我从来都只会给你添麻烦,害得你现在,孤身一人。明明知道姐姐很孤单,需要陪伴,还整天想着往外跑,怎么会有我这么自私的妹妹啊。”

    清华眼眶湿热,感动道,“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只有一个姐姐,我也只有你一个妹妹,我们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对不起。我答应过父亲,要好好照顾你,但是现在,姐姐要偷懒了,要把你托付给别人,你可不许发脾气。”

    清愁终于点了头,却还是委屈道,“可是,姐姐说对了,我就是个胆小鬼。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椋哥哥喜欢我。”

    清华便道,“你只要,总是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的眼里,只看得到你。”

    清愁捂着脸,笑道,“就是,死皮赖脸么?”

    清华被她逗笑了,只好道,“你要这么说,便是吧。怎么,你可别告诉我,自己脸皮又太薄了哦?”

    清愁嘟嘴,反驳道,“你不要小瞧我,不要灭我的威风。”

    清华笑道,“好好,你威风。”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清华便道,“快吃吧,包袱我已给你收拾好了。”

    清愁闻言,只得闷闷地点头,默默吃完了所有的菜。

    纵使再不舍,清华也知道,这个一直粘着自己的小丫头,终于要自己去寻找幸福了。

    看着清愁的背影慢慢消失成一个点,到最后,这个点,也完全看不见了,清华方才觉得心中忽然空出了一大块,便忍不住,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