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丘子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下水道
    车子行驶了十个公里,脸男笑了至少五个公里,最后车子在一座火车站底下停了下来,火车站的底下有一个井盖,井盖被人打开了,里面是下水道,大螃蟹说我们接下来要下到下水道去。

    我问下水道里就是长生墓吗?

    大螃蟹给了我一个眼神,“来不来?”

    “哈哈!”

    脸男大笑着推开车门,走了过去。

    我很好奇,这个家伙笑得不累吗?不需要喝一口水吗?

    推开车门下了车,抬头看去,发现脸男正在喝水。

    喝水的水壶又是从哪来的?

    大螃蟹对我耸了耸肩,意思是这是个怪人,他的任何举动你都不要去揣测,因为结局肯定是揣测不到的。

    我摇了摇头,干脆无视了脸男的存在,然后走到那个井盖口处往里面看去,有一条爬梯延伸到下水道底下,下面一片漆黑,看不清楚有什么,但可以肯定是,有脏水就对了,毕竟是下水道。

    站在井盖处我已经能闻到里面散发出来的臭味了。

    大螃蟹走了过来,说“你要是不想先下去,那就让我来,靠边。”

    我站到了一边去。

    大螃蟹走到井盖口,伸脚进去,然后抓着爬梯往下一点点的爬下去。

    这时脸男走过来,端起那地上的井盖将井盖口封住了,一边笑着看向我,说“行了,我们回家吧!”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家伙也太邪恶了,既然一点儿都不带表情变化的,把大螃蟹关在里面了?

    脸男见我脸色不太好看,耸了耸嘴角,然后又将井盖打开了,然后朝着里面的大螃蟹说道“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这就下来陪你!”

    说完,脸男直接跳入了井盖口里去,是的,不是爬,而是直接往里面一跳,然后我就听见下面传来大螃蟹的一声惨叫,然后传来物体重重坠地的声音。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家伙,也太……

    就在这时,那辆送我们到这里的黑色轿车掉转了车头,然后司机开车离开了。

    我疑惑了一下,原本以为他会跟我们一起走,没想到真的只是一个司机罢了。

    就在这时,远处又开来了一辆白色的宝马汽车,停在了我的旁边后,车门一打开,两个人钻了出来。

    这两个人,一个是富二代林跃,一个是胡鳞。

    “张老哥!”林跃挥了挥手,打招呼似的笑着走了过来,“这么巧,你该不会是专门在等我们吧?”

    我看了看林跃,又看了看胡鳞“你们两个居然认识?”

    林跃倒也不打算撒谎耍泼,直接笑着点头“不然我们怎么会走到一起呢?”

    我皱眉了,看向胡鳞“你是我认识的那个胡鳞吗?”

    胡鳞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胡鳞。”

    我看向林跃,问“这么说你和他是一伙的?”

    “哎,不能说是一伙,什么叫一伙啊?搞得我们好像是恐怖分子似的,我们两个是朋友!”林跃说道。

    “两百万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我问林跃。

    “两百万,当然记得了,切,两百万而已,我公司市值十个亿我都没有拿出去炫耀。”林跃连连摆手,一副老子对钱不感兴趣的模样。

    我不以为然的看着他“那两百万,最后都是到了你们两个人手里吧?”

    林跃露出一个笑容“你随便怎么想吧,反正我不缺钱!”说完,他就走到了井盖口处,低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骂道“真臭,长生墓怎么会把入口设在这种地方!”

    胡鳞走了上去,说“少爷,我先下去看看。”说完,便伸进进入井盖口内,然后抓着扶手往下爬。

    林跃看了我一眼,问道“看样子你不是专门在这等我们啊,你在等谁?”

    我摇了摇头“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到。”

    林跃说了一声好勒,然后便钻了进去。

    我揉了揉太阳穴,只感觉事情太过复杂,让自己现在大脑一片混乱,根本捋不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井盖口下面爬上来了一个人。

    我看了一眼,顿时有些头疼了起来“你别等我了,你先走行不行。”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舍下你一个人走呢?我可是你最忠诚的朋友啊!”脸男一边笑着,一边爬了上来。

    我看到他鼻青脸肿的,好像被揍了。

    嗯。

    换个角度去想,假如刚才摔下去被当成肉垫的人是我而不是大螃蟹,我也一定会把那个挨老子的家伙狠狠揍一顿,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四大天王,照干不误!

    “大螃蟹呢?”我问。

    “他啊,他先走了,说会在前面等你,你怎么了?是不是打算好了,跟我回家?好吧,那我们就不去了,回家吧。”脸男说着,就要过来带我走。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是真的有病,还是故意装成这个样子的?什么叫跟你回家,我跟你很熟吗?”

    脸男看向我,把手往脸上一抹,变成了一张蓝色的妆容脸庞,可怜巴巴的说道“你既然不下去,那不就是想要回家吗?我送你啊。”

    “我回不回家是我的事儿,其次,也不用你送我,因为我嫌你太吵闹了,你能不能把你爱笑的行为改一改?不是说爱笑是坏事,只是,不要笑得那么……”

    我还没有说完,脸男又仰头大笑了起来,这一次笑得比刚才路过的那辆火车还要大声,简直就像世界末日来临的新闻一般刺耳。

    “求求你了,大哥,放过我吧,你找个人面前给他笑,他说不定喜欢你的这个笑,搞不好还会和你做好朋友,好兄弟之类的,但是你不要选择我啊!放过我啊!”我欲哭无泪的看着他。

    脸男收敛了笑容,然后伸出手一指,指向远处的来路,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你点头,我就去死缠烂打下一个到这里来的男人,怎么样?”

    我心想万一来个女人呢?

    我硬着头皮点头“好啊,最好不过了,但是你可要说话算话!”

    “好!”

    脸男认真的点了下头,然后抱着肩膀坐在地上等待了起来。

    等了十分钟左右,又来了一辆车,这一次来的是一辆房车,又长又宽,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座驾。

    车子停下后,“房门”打开了,然后走下来一个女人。

    我眼珠子一瞪,见鬼了,还真特么是一个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脸男笑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得意的笑,一边笑,一边说“不怪我,哈哈哈哈,不怪我,哈哈哈,天意要我选择你……哈哈哈哈……”

    这一幕把那个从车上走下来的女人整得蒙了一下,她看着我们两个人,问道“怎么了?我脸上化的妆花了吗?”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至少从化妆上面来看,她绝对是一个十分会化妆的女人,而且身材很饱满,风韵十足。

    但是我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所以就不打算跟她多费口舌,摆了摆手说道“不用管我们,我们是神经病……不对,是他是神经病,我是正常人,总之,你走吧,不要管我们……”

    漂亮女人愣了一下,然后伸出美甲指向那个井盖口,问道“请问,是从那个地方走吗?”

    我点了点头。

    “谢谢。”

    漂亮女人感谢的弯了下腰,就好像故意的一样,让我看到了她胸前那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顿时就是感觉心跳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