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调查结论
    “不如先做个市场调查吧!”宋亚下令,“马上把叶列莫夫从好莱坞给我叫回来。”

    无论卖还是不卖,或者后续在谈,宋亚知道这事绝不能拖,化工巨头可不是好惹的,从历史上就一直如此,这行业的性质就决定了他们会深度参与战争、造成大面积污染以及操弄政治。

    陶氏这家企业更是如此,一战期间,他们几乎所有产品都是为满足战争需求而制造的,七十年代之前仍帮助政府管理着生产核武器的工厂,57年一次泄露事件导致钚尘直接排入大气,污染官司现在还在打,后来米国国内反越战声浪最大的时候,他们是唯一一家不屑外界批评,仍坚持生产臭名昭著的橙剂的公司。

    极高的投资额和就业岗位使得他们在政界影响力巨大,而且是跨党派的。

    他们和军工联合体关系极好,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军工联合体的一份子。

    所以还得小心防备他们已经看上这点赚头,收购不成就强行生产同类产品再慢慢和自己拖着打专利官司的危险。

    叶列莫夫临时召集了一些歌迷,开了场歌迷见面会。

    这事琳达也能干,但宋亚目的不是这个,而是歌迷会后的听众调查。

    一间专业咨询公司的调查室内,自愿过来的近三十名歌迷围成一圈,轮流回答琳达和芝加哥歌迷会头子丹妮丝的提问。

    “第一个问题,这次as的演出效果如何?”丹妮丝拿着手里的咨询公司设计好的问卷按部就班问道。

    “嗯……”排第一个的白人女孩犹豫了下,“要说真心话吗?”

    “当然,这是我们搞这次活动的目的。”琳达回答。

    “没去年唱的好,as好像也不太专心,我觉得一般。”女孩回答,并且得到了部分人的附和。

    “他开场前不是说了吗?他的嗓子在va表演上受了点损伤,为了歌迷在恢复期内还坚持举办歌迷会回馈你们,有什么好挑三拣四的!”

    另一名白人女孩立刻反驳,“我家as这么努力,而且已经提前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们根本不是真粉丝!”都快被气哭了,狂热粉丝无误。

    “请冷静,我们这次只想听真心话,ok?”琳达赶紧制止。

    “仓促上阵,确实没准备好。”

    宋亚隔着单向玻璃躲在外面,对身边的叶列莫夫耸耸肩。

    “你们喜欢这次歌迷会的方式吗?那些荧光棒……”

    关于歌迷会的问题是幌子,随后就开始对歌迷中手里的荧光棒提问了,这些是歌迷进场前派发的,人手一支,和歌迷会门票一样免费。

    宋亚开始专心听着通过麦克风传来的歌迷心声。

    “还蛮有趣的。”还是那位白人女孩答道,“就是一直举着有点累。”

    “很幼稚,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一名男性黑人歌迷回答。

    “有点无聊,我是来看as表演的,并不想成为表演本身的一部分。”一名年龄稍大,颇有知性气质的女性说道。

    “是的,太集体主义的感觉。”另一名中年男性白人附和。

    “呃……那个……”

    刚才的狂热粉丝犹豫着说道“我注意到表演现场有摄像机。”

    “怎么?”丹妮丝问。

    “是这样的,荧光棒发出的光芒就没法让摄像机拍清楚我的脸了,对吗?”狂热粉丝反问。

    “应该吧。”琳达回答。

    ‘呜!’其他歌迷纷纷发出遗憾的叹气声。

    “那就这样吧……”

    宋亚看完整场,即遗憾又带点小解脱,他对古德曼说“把奥格雷迪和萨穆尔都叫到高地公园来。”

    “萨穆尔,欢迎。”

    第二天,他把永道的中西部管理合伙人迎进了门,“听说你明年要离开了?”

    “是的,我明年将升任永道的客户服务副总裁,搬去纽约。”萨穆尔春风得意地回答。

    “哇喔……”

    这家伙爬得飞快,“那恭喜了,我为你办场送别派对?”宋亚开始加深感情。

    “大明星的派对我无法拒绝,不过得等调任通知正式公布以后。”他乐呵呵的,“你的事业也越来越成功了,不是吗?”

    “成功和成功的定义是不同的。”奥格雷迪羡慕地插入谈话。

    “所以你已经和陶氏先聊过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

    宋亚对他有点不满,刚才在故意冷落他。

    “没有,陶氏直接找了我老板的老板。”奥格雷迪无辜地解释,“这不是笔小生意as。”

    “好吧,算你了。”

    宋亚放过了他,最近苹果股票站稳了一块以上的区间,最高到过一块二毛五,离自己一块三毛四的成本价已经很接近了,回本有望,这个算对方的功劳。

    “我愿意卖。”

    和古德曼等人在客厅分别落座,宋亚开门见山,“这间化工厂令我有点心累,现在回过头想想,它分散了我很多精力,还得和政客不停打交道。”

    都是知道内情的人,萨穆尔和奥格雷迪笑笑没有回应。

    “但是……”宋亚指指奥格莱迪,“这个价格还有议论的空间对吧?在这桩收购案里,你们北方信托应该站在我这一边,你们也有巴恩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应该有点,但不多。”

    奥格雷迪说道“那可是陶氏,他们猛地砸笔大钱出来不是为了和一位嘻哈歌手慢慢聊的,我就事论事。”

    “他们应该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他们看好无毐荧光棒这个产业。”

    萨穆尔指指面前桌上摆着的荧光棒,是宋亚从歌迷会上拿回来的,一家本子企业的产品,已经针对以前的矿用产品做了优化,更小,更漂亮,颜色更多,“可以吗?”他问。

    “请便。”宋亚示意。

    他拿起一支荧光棒,在宋亚的指导下轻轻弯折,很快,荧光棒发出漂亮的橘黄色光芒。

    “我让人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本子那边的流行趋势,全米那么多演唱会和音乐节,这会是个庞大的新市场……”宋亚说,“而且这还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一亿收购价似乎远远不够。”

    “是啊,这小东西……”萨穆尔盯着手里的荧光棒,又露出了看金山的表情。

    “但你愿意卖对吧?”奥格雷迪问。

    “当然,但是要谈判,我可不想等到荧光棒市场被开发后,成为被嘲笑放任登上全球巨富榜机会溜走的蠢货。”宋亚说。

    其实经过之前的调查结论,他心理防线已经被突破了,这种话是说给奥格雷迪背后的北方信托听的。

    “立即展开?”奥格雷迪问。

    “立即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