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状况外的女人
    “哼!”

    二十号中午,玛丽亚凯莉元气满满地捯饬着小碎步噔噔噔爬上湾流登机口,站定回头看了眼,没发现小未婚夫的车和人,知道他终于还是闹情绪没亲自来送机,心中暗怒,冷哼一声甩甩长发,“布伦达,我们走,今天老娘要在拉斯维加斯好好hay!布伦达?”

    她发现布伦达还躲在下面加长林肯里探头探脑不敢下车,大声喊道“快点!别怕,他明年敢对你的新专动手脚我就……就家暴他!”

    “ii,他生起气来真的很吓人。”布伦达心有余悸地小跑过来,挽住她的手。

    “都说别怕了,一切有我。”

    两人走进机舱,里面音乐声开得很大,教母帕蒂拉贝尔和其他伴娘团小姐妹都已经在开香槟了又唱又跳了,“可以出发了吗?凯莉小姐?”机长过来问道。

    “嗯。”

    她仰着脖子将帕蒂拉贝尔递过来的香槟一饮而尽,“!拉斯维加斯,我来惹!”

    昨晚两人分房睡的,她不知道宋亚起得要早很多,搭乘的航班已经降落在芝加哥了。

    “晚上没安排什么过分的节目吧?”

    他问迪莱和艾尔等伴郎,“看住大a,我可不想看到他给我找来一车女人。”

    “放心吧,我们有分寸。”

    艾尔坏笑着把车开进芝加哥当地最好的脱舞酒吧,对翻着白眼的宋亚说道“不会出格的,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吃素了。”

    米国传统这种婚前派对由伴郎伴娘决定内容,事先不会告诉本人,但除非是那种特别损的损友或新郎新娘本人有意在婚前好好放纵一次,一般也不会安排太过分的内容。

    迪莱他们包下了这里,但现在还早,酒吧里只有极少量的酒保和工作人员,大a和托尼那几个玩得开的也还没到。

    “嗨,as。”

    宋亚正好借这个机会见艾丽西亚弗洛克,州检察官夫人,明年很有可能成为州长夫人的熟女律师从后门进来,走到吧台前,抬头看向空荡荡的钢管舞池,若有所思,“我以前从没进过这种地方。”

    “抱歉,艾丽西亚,把见面地点选在了这里。”

    宋亚和她握手,两人在吧台前坐下,老麦克已经把酒保遣走了,随便给两人弄了点喝的。

    “嗯。”艾丽西亚抿了口老麦克调出来的酒,“不错噢,麦克。”

    “谢谢。”老麦克警惕地看着四周。

    “维克那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已经被捕超过四十八小时了吧?彼得的意见是什么?”宋亚开门见山问道。

    “彼得现在也不完全掌握情况。”艾丽西亚回答“但很显然,fbi认为维克和肖恩在锡那罗亚案里扮演了更多的角色,他们怀疑维克和肖恩杀死了那位fbi探员。”

    “tf?这不可能,维克没有任何必要这么做。”

    还真是因为那件事,宋亚和老麦克悄悄交换了下眼神后说道。

    “fbi很认真,他们不可能没有任何证据就一举抓捕四位芝加哥警员。”

    艾丽西亚说。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宋亚问道。

    “我不知道。”艾丽西亚回答“我的律所没有代理四人中的任何一个,阿格斯去过fbi芝加哥办公室,他连四人的面都没能见到。”

    “fbi这种做法违反了程序吧?芝加哥警署不是应该为手下法律援助吗?”宋亚问。

    “但我无法了解更多,除非我能代理到其中一个。”

    艾丽西亚回答“你知道的,芝加哥警方部分法律援助业务现在是洛克哈特和加德纳律所的。如果你想让我代理维克或者肖恩又不愿直接和他们扯上关系,似乎需要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比如把你旗下某些生意转给我和阿格斯的律所来支付我们的工时成本。”

    面前这女人似乎并不完全了解状况,这时候还在趁机给自己的小律所拉生意,宋亚心里有些烦躁,“这无关律所生意的问题,我需要了解彼得的态度,通过你。”

    他说“因为现在我似乎不方便和他直接联系。”

    “你知道的,我不常和他见面,我们现在还在分居状态。”艾丽西亚说道“他也没对这事跟我额外交待什么。”

    宋亚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不帮彼得传话,那自己找她有个毛用啊,“现在维克那件事有个很明显的问题,芝加哥警方应该用他们的力量逼迫fbi按规矩办事。”他把和古德曼等人商量过后的结论说了出来,“起码得有律师代理到维克他们,然后再看情况应对。”

    “我可以去试着代理到维克,但账单总要有人付。”她还在纠结这个“如果芝加哥警方不给维克他们法律援助,那他们自己付不起我律所的账单,因为听说他们的账户已经全被冻结了。”

    “你的律所已经在代理我的a+音频公司了,这笔收入对你来说已经足以展开一些免费的法律援助业务。”

    宋亚本来心情就够糟了,可没有耐心和她鸡同鸭讲,“再考虑到今年dts有上市业务,你从我手里赚到的钱可真不少,而且很轻松呢。我把生意给你本就意在如果有需要的时候,能从你这得到更多服务。”

    “所以你一定要为维克等人法律帮助?为什么?”艾丽西亚反问。

    “我没有一定要,我跟他们的关系只是维克女儿与我是多年同学而已。”

    宋亚觉得自己的时间正在被浪费,彼得现在肯定能一样感觉到被麻烦缠上了,但她老婆还很天真地对自己问这种问题,“你不如回去先和彼得好好聊一聊?”

    “我会的。”

    艾丽西亚似乎也不怎么高兴,“我不太想深度参与进你和彼得那些处于灰色地带的交易,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能猜到一点。”

    你还是白莲花了是吧?不为彼得的关系我凭什么把生意给你,宋亚忍住没当场翻脸,冷冷说道“你以为这笔生意是完全靠你自己拿到手的吗?别在我面前太虚伪弗洛克夫人。”

    “我在你dts融资案中的法务能力你也看在眼中as先生,你难道觉得换个人能比我做得更好吗?也许你确实是看在彼得份上才把生意给我的,但我觉得我也用百分之百的努力给你了最好的服务。”

    艾丽西亚不防宋亚说得这么直白,有些窘迫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坚定地说完这句话就拎起包起身离去。

    “fxxk!这时候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宋亚气得捏紧了酒杯,“麦克,把古德曼叫来。”

    “我们现在不能联系彼得,因为不知道fbi到底有没有已经开始查他了,也许他不对弗洛克夫人多交待一些也是为了自保。”

    古德曼分析道“我们这次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通过一些变通的方式再给维克支付律师的账单。”

    “那怎么办?”

    和彼得之间最好的传声筒失效是宋亚万万没料到的,本来现在他和彼得之间的利益关系有些微妙了,不能串通,又不知道fbi到底查到了哪一步,彼得对他来说就处于迷雾之中,因为自己和维克的金钱关联在fbi这种强度的搜查下绝对无法遁形,甚至肖恩等人知道的也挺多的,而彼得和维克之间是更隐蔽更不容易被抓到把柄的权力勾连,只要维克不反水,他现在似乎更安全些。

    现在已经有迹象了,因为警局高层肯定听彼得的,而他们对维克被fbi超期禁见无动于衷那说明彼得起码不想冒着和fbi对抗的风险保住他们,加上刚才艾丽西亚完全状况外的反应……

    “fxxk!”

    宋亚看到就连古德曼都陷入了长考,知道这事开始越来越棘手了,骂了一句。

    “我们不能直接帮助维克,这是肯定的,我们也不太方便给维克找其他律师,如果艾丽西亚不配合的话……我也没料到艾丽西亚是这个态度。”

    古德曼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现在我们和维克的一些勾结无疑被fbi查到了,但他们应该不至于为那点小事在辛普森案热度正高的时候再对另一位非裔之光动手,他们自己人被杀的案情是重点,这种时候我们去为杀fbi探员,不,探长的黑警找律师绝对会招来他们最深的仇视,这是他们从成立之初就有的底线,等辛普森案风头过去以后,fbi有得是手段恶心我们。”

    “所以,或者你再和艾丽西亚聊聊?”古德曼说道,“我也去和找fbi主动谈,就你和维克的那几个案子尽快达成认罪和解,然后就不再参与维克的其他案子了。”

    “主动认罪?”

    古德曼不知道自己指使了维克去杀锡那罗亚,如果知道肯定不会出这个主意,虽然自己没让维克杀fbi,但fbi也是因为维克要完成自己布置的任务而死啊,把希望放到他们不追究这个责任上未免有点太一厢情愿了。

    “是的,应该不难。”古德曼在这件事上也在状况外。

    “我考虑考虑。”宋亚敷衍他。

    “要快。”古德曼提醒。

    这时候穿着尖领花衬衫的吉米潇洒地走进了脱舞酒吧,“嘿,我好像来早了?”

    宋亚想起来古德曼这个弟弟倒是有很多歪点子,当时对付安德伍德的包夹主意也是他出的,于是把古德曼打发走,“吉米,我有个问题,如果有一个嫌疑人,他是个警员……”他变通了下说法,把难题出给了吉米。

    “警方不给职员法务支援?那法庭总要给指派一个援助律师的吧?”吉米随口回答。

    “fbi已经在违反规矩做事,他们根本不会让程序走到法庭给嫌疑人指派援助律师那一步。”老麦克说。

    “大家都不守规矩的话……嗯……”

    吉米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警方这么做会让警员和消防员工会很不高兴的吧,不保护自己人,那个嫌疑人是工会成员吗?”

    宋亚面无表情地和老麦克对视一眼,“应该是。”

    “那么就让警员工会给嫌疑人法律援助咯。”吉米说。

    “有道理,吉米,艾尔他们在里面,你先过去吧。”宋亚把他打发走,“吉米这个主意怎么样?”他问老麦克。

    现在没什么人能商量了,只有老麦克。

    “工会现在不也是无动于衷么?头头肯定已经和彼得一样对这个案子有默契了。”老麦克耸肩,“按我的经验,那种组织在受到舆论压力的情况下才会懒洋洋动起来。”

    “发动舆论也是能被fbi找到源头的。”

    宋亚心说靠动自己手里的媒体资源肯定不行,于是拼命思索,真他妈的,这段时间怎么什么事都不顺心?他想到老婆已经跑去拉斯维加斯hay了,头感觉有些沉,更气不打一处来。

    嗯,ii?

    他眼前一亮,想起来当年为了帮未婚妻解决她亲姐姐诽谤的麻烦,摩图拉曾经发动一些保守白人媒体反炒,这一招效果很好……

    维克他们本来就是冲锋队成员,应该很受那些白人至上分子的喜欢吧?

    “有了,你准备几封匿名信麦克,就说芝加哥有自己人遭遇到了fbi的违法对待,投递到几个有影响力的保守纸媒去,千万别留下任何可供追查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