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尸妻难缠陈平安小九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人外有人
    在我没有被拿住之前,所有的敌人都是一伙儿的,他们可以为了我共同作战,想方设法将我抓住,挖掘出我身上藏着的秘密。

    可是一旦我被抓住,那就变成一块香喷喷的大肉了,谁都不愿意放手。

    这一次我虽然是被后到的这个不知来历的家伙给擒住了,可是对于之前的七个人而言,这是将他们碗里的肉给夹走了。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此人将我带走,所以势必会进行阻拦。

    我听到有人出言阻止,心中微微一动。感觉又看到了一点希望。

    此人虽说是强大而神秘,但双拳难敌四手。加上如今又是有七个人,而且每一个都是道行通天之辈,联手之威绝对是极其强大的。

    他听到了这句话,手上微微一怔,稍作停歇,之后便扫了他们一眼。

    沉声说道:"阵仗还真是够大的,都是黄河道上曾经风光过的家族势力,可惜你们没有完全得到祖宗的传承,道行也不过是小有所成罢了,想要从我手上得到好处,还不够格。更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倒是真够霸气,竟然完全不将眼前这七个人放在眼里,开口就是如此豪言。

    这番话完全就是一种侮辱。

    那七个人也都是有身份之人,平日里一直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什么都瞧不上眼,如今忽然被人这样嘲讽侮辱,自然是受不了。

    一个个脸色极其难看,涨红着脸,紧紧握着拳头,身上更是释放出一股浓重的杀气。

    "真是够狂妄的!"

    其中一人喊了一句。

    "你看不上我们,那你又是那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我活这么大。还没有碰到过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呢,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话音落下,他便挥舞着双手,掐出强大的法诀,冲着前面强势攻伐而来。

    我感受到强大的攻击之力。心中更加的惊喜,他们打起来,对我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狗咬狗的事情,是我最想要看到的,我也可以借此机会,想办法逃脱离开。

    结果,这个不知来历的人竟然没有将对方看在眼里面,甚至都没有将我放下来,一边擒着我,一边挥动单手。

    手上握着拳头,猛地挥出一拳,天地之间便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拳头幻影,风云涌动之间,天地而变色。

    在天水之间,巨大的拳头携着无穷的力量,将空间都扭曲变形,直接将冲过来的那人覆盖。

    对方的秘术力量顿时被击溃,身体也被巨大的拳头打飞了出去,直接落入了水底,瞬间便消失在视线之中,已经被打入了河底。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番强大的力量,彻底震慑住了众人。

    刚才他出手的时候,没有多余的花哨秘术,也没有什么强势之法,只是单纯以力道挥动拳头。

    一力破万法。

    没有绝对的实力和绝对的优势碾压,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这说明此人的道行,远在这七个人随便一个人之上,而且没有什么悬念。

    要想一战的话,只能是他们七个人合力进攻。而且最好是不要有什么芥蒂或者私心,否则他们的合力肯定会有漏洞,也不会有任何的胜算。

    我实在没有想到,此人竟然能够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在我心中,本来以为这七个人已经是顶尖的力量了,尤其是还联合了起来,却没有想到还能够碰到比之更加强悍的人物,果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刚才还跃跃欲试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惊住了,不敢再有任何的异动,更不敢轻易对此人动手。

    已经有了出头鸟。自然不会再有人去找麻烦了。

    不过这七个人也都不是善茬,不会白白吃这么一个亏,他们不敢立刻进攻,是因为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心有余悸,并代表他们就此放弃了。

    剩下的六人之中,其中一个看上去最为年长的人,站出来问了一句:"你究竟是何人?我从未听说过在黄河道上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他回应了一句:"你还小,没有听说过我也是正常。"

    我不知道说话之人的年纪有多么大,可是从他表现出来的道行以及他的样子来看,年纪可绝对是不小了。

    绝对是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寿命范围。

    活了有几百年甚至更久,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被称作是太小了,小到都没有听说过对方的名号。

    那实在是有些可怕了。

    就连说话那个人自己,脸色也都变得十分的凝重了,更加的忌惮起来。

    沉默片刻,又问道:"还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他的称呼变了,成了前辈,看起来已经相信了刚才那个人的话,不再怀疑他的来历和年龄。

    不过,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并没有告诉他什么,也没有说明自己的来历。

    "咱们之间没有交集,你也没有资格知道我的身份。今天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就此离开吧,免得在这里丢了性命。"

    刚才的低头,并没有让此人的态度有所好转,反而是更加的嚣张起来。

    顿时,让说话的那个老人更加的愤怒起来。气的都快要吹胡子瞪眼了。

    "前辈,你一上来就抢了我们的人,还对我们如此的不屑,我们好言相对,您却如此对待我们,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就没有能力与您一战吗,怕是真的打起来,还不一定是谁有好呢?"

    回应他的,却是一生冷笑。

    "呵呵,你还在这里威胁我,既然你觉得你们有本事和我一战,那就一块来吧,我也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耽误了。"

    老人扫视周围一眼,看了一下旁边的人,只见其他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主意。

    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就算是摆在这个人的手下,也不能够留有遗憾。

    他们能够成长到这样的程度,肯定不是被吓到的,不可能因为这么几句话,就放过到手的东西。

    这个时候,刚才被打入水下的人。也从水中跳了出来。

    这人的身上受了伤,脸色苍白,身体有些飘忽,还伤得不轻,不过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他看着黑色柱子上面的身影,眼中充满了仇恨,恨不得将它扒了皮,但是眼神的深处,还是充满了恐惧。

    刚才的受伤,让他感觉到了害怕,不敢和对方独战。

    如今他们要合力群战,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手上便重新凝聚起力量。

    并且叮嘱了自己的同伴:"大家小心一点,这人的手段十分特殊,力量很是强大,怕不是正常修行得来的,还是小心一点。"

    "好。"

    几个人答应了一声,相互分散开,手上祭出法器,纷纷亮出了各自的强大手段秘术,比对付我的时候更要严阵以待。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便开始了战斗。

    七个人分别以各个相仿发起进攻,来势迅猛,以我的能力。是完全无法闪躲抵抗的。

    但是,在黑色柱子上面的这个人,将我暂且放下来,双手同时打出秘术法诀,以强大的力量打出拳风。

    巨大的拳头直接在天水之间成形,隐隐传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这是力量强大到一种极致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异象,可见它已经将秘术和法诀发挥到了极致,到达了最强的程度。

    双拳之力充斥在空间,以强大的力量催动,直接在原地爆开,无尽的力量向四周弥散开来。

    无论七个人是从什么方向攻过来的。都被拳头的力量给挡住了,并且将他们的强大秘术给碰撞了回去,根本都没有靠近他。

    七个人并没有停下,一击不成,立刻又发动了进攻。

    而这个人也没有停下来,明明刚刚释放出来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此时再一次挥动拳头,没有任何费力的施展出别的手段。

    双手成掌,从天而落,铺天盖地的气场仿佛天塌了一样。

    顿时,那七个人都被双掌的力量给击中,又一次被拦截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他们都学聪明了,已经知道了对手的力量是绝对的强大,这样打下去是根本得不到好,只能是以巧应敌,才有可能取胜。

    七个人分散进攻,更加的灵活巧妙。

    而身在黑色柱子上面的人,也不得不离开所站的那根柱子,开始在十三根柱子之间来回移动作战,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也变得更加灵活了。

    我开始观察整个人的路数,他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所释放出来的秘术都是极致之术,力量也是极致之力。

    以我的眼力,还看不透是什么力量。境界上还达不到。

    可是我却发现了,此人虽然施展出来了鬼门十三针,摆出来了类似于大阵的架势,却没有使用太多的药门秘术,看上去也不像是药门中人。

    之前我见过那个药门老者出手,他们两者完全不是同一路数。所以我现在整个人不是药门的人。

    不是药门的人,却能够精通药门独门秘术鬼门十三针,说明他和药门有密切的关系,或者说…与莫家有密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