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道通神 > 第十二章 封天古城
    走!

    陈宗毫不恋战,只是几剑交锋而已,便已然知道自己和玉飞龙的战力,差距不小,再继续战斗下去,不是对手,如此便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必要。

    先走,再找个地方研究一番先天圣莲的莲子,从其中得到好处,化为实力。

    以时间神术流息,硬憾时间本源,截取一息,陈宗又施展出心之幻身,分化开去,分别朝着不同的方位,每一道幻身尽管只有本体十分之一的实力,但,气息却可以调整,与本体一般,真假难辨。

    玉飞龙神色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追击哪一个,但他的反应也极其迅速,直接斩出三道剑光,杀向三道身影,自己则追向另外一道身影,然后失败了,陈宗也趁此机会远遁,再施展虚空穿梭,飞速远离。

    只论飞行速度,御剑之下,陈宗可不会比玉飞龙慢多少,再加上一些手段,一段时间后,陈宗终于摆脱了玉飞龙的追击。

    “老东西,下次见面,定将你斩于剑下。”玉飞龙双眸狠辣,旋即,脑海当中灵光一闪“那老东西,说不定会前往封天碑,我只需要前往封天碑,便有莫大的机会找到他,再将之斩了。”

    “如今,以我一身能耐,要封天碑留名,也有更大的把握,正好可以试试。”一时间,玉飞龙想到了更多“不过在此之前,先将那两颗莲子用掉,进一步提升实力,把握将会更大。”

    ……

    陈宗遁走之后,找到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乃是一座山岳当中,开辟了一座临时的洞府,并将其封闭起来,人处于洞府之内。

    取出先天圣莲莲子,陈宗释放出神念覆盖,仔细的研究起来,再结合自己在丹药之道上的造诣,不多时,陈宗便知道这莲子的作用了。

    不是直接服用,当然,最好的用法就是配合其他的神药炼制为丹药,效果会更好。

    但,陈宗自己不会炼制,也不知道该如哪里炼制,找人的话,估计也要耗费不少时间,干脆就直接用掉。

    牵引!

    凭着自己的能力,激发出一颗莲子内所蕴含的力量,霎时,一缕缕的七彩霞光自这一颗莲子当中弥漫而出,映照八方,一丝丝玄妙的气息,也随之将陈宗全身都笼罩住。

    一时间,陈宗只感觉似乎有若有若无的细微吟唱声音响起,念着某种神秘的经文,仿佛大道之音般的。

    在大道之音下,陈宗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悟性,似乎得到了莫大的提升,自身所参悟的几种大道的奥妙,也更加的清晰起来。

    没有半分浪费,陈宗立刻参悟起来,一心诀之下,剑道、心之道、世界之道、空间之道、时间之道等等五种大道齐头并进的参悟,没有丝毫落下。

    因为不管是哪一种,都对自己的实力有明显的提升,缺一不可。

    一颗莲子的持续时间,并不长,一个时辰而已,陈宗立刻激发第二颗莲子的奥妙,继续参悟。

    两个时辰后,两颗莲子的力量都耗尽了,变成了灰败的样子,就好像是杂石一般的,已经毫无用处了。

    “可惜。”陈宗不由暗道一声,若是能得到十几颗莲子的话,连续不断的参悟之下,绝对可以让自己在五种大道上更进一步。

    而若是可以得到争夺先天圣莲的话,那就更不必多说了,其好处,简直是无法想象。

    没办法,终究是实力不够,不然,若是天阶无敌实力的话,也可以和那黑王以及光明剑帝争上一争。

    当然,如果自己真的达到天阶无敌层次的话,那么先天圣莲对自己的用处,也就没有那么高了,甚至,是可有可无。

    猜测黑王和光明剑帝亲自出动,应该是为了他人,而不是为了自己。

    不管怎么说,两颗莲子的奥妙之下,陈宗的提升是可见的。

    “流息!”默念一声,陈宗直接施展时间神术流息,这是一个很好的验证方法。

    流息神术,正是以自身所掌握的时间本源大道的力量来撼动古玄界时间本源的力量,从其时间洪流当中,截取那一息,就好像是虎口夺食一般的。

    每一次施展,都会受到古玄界时间本源的反震,撼动自身,精神震荡,气血翻涌,十分难受,似乎浑身要散架似的,根本就无法连续施展。

    这一次,陈宗再次施展,截取那一息的时间,也被时间本源反击,顿时震荡不已。

    “嗯,这反震之力,比之前更小了一成左右。”陈宗暗道。

    一成!

    似乎不多,但其实是很明显的,少了那一成的反震之力,陈宗便没有那么难受,甚至,可以接着再爆发施展一次流息,当然,若是连续爆发施展第二次的话,受到的反震就不会那么小了,有可能直接叫自己受创。

    时间之道精进,其他方面,自然也不会落下,剑道上的提升,更为显著。

    不知道对比超极境来如何?

    陈宗不禁暗道。

    极境战力,是一种划分,唯有去挑战过,才能够清楚,没有挑战战星塔或者其他的极境强者之前,只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感应。

    故而,陈宗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战力,是否达到超极境层次,比较之前就是大极境的最极限了,离超极境只相隔一线,如今一身战力更进一步提升,起码是提升了好几成。

    呼出一口悠长的气息,陈宗冲出这临时洞府,再度御剑长空,朝着北边而去,那里,正是封天碑所在的方向。

    御剑疾行,速度极快,翻越过大山,横渡过长河,从密林上空疾驰而过,一往而无前。

    陈宗赶路之余,也有些诧异,不论是百里氏还是大罗宫,都没有再追杀自己,难道是放弃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出现了其他什么变故之类的,总而言之,他们没有追杀来,那就少掉一些麻烦,总归不是什么坏事就对了。

    封天古城,这不是封天古域最大的城池,却是封天古域内最为有名的城池。

    为何?

    原因很简单,封天古城和封天古域只是相差一个字而已,封天古域,乃是以封天碑为依存而建立的,至于封天古城,则是以封天碑为中心建立的。

    封天碑耸立于封天古域北方,古往今来便吸引了无数的天才天骄前往,就算是无法留名,也要去瞻仰一番,才不虚此行。

    封天古域内,可是流传着一句话,到封天古域,不见封天碑,等于没来过。

    无数年下来,无数人的到来与离去,便使得以封天碑为中心的地方,慢慢的发展起来,先是从一些散落的聚集地开始,进而演变为城镇,再化为城池,也就是如今的封天古城。

    陈宗抵达封天古城时,便看到一座巨大的古老的城池耸立在大地之上,好似一尊巨大无比的宇宙巨兽在沉睡一般。

    这城墙,古老而斑驳,仿佛沉淀了无尽岁月的冲刷,留下了无可磨灭的痕迹。

    站在封天古城面前,陈宗有一种渺小的感觉,难以言喻,不仅仅是形体上的渺小,更有一种沉淀上的渺小。

    当然,陈宗才活了几百年而已,而封天古城存在的时间,却超过了十万年了,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封天古城有规定,来人,不可御空飞行,除了圣阶强者外,其他的修炼者都必须落地步行,要不然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毕竟封天古城内,可是有一尊古老的圣阶强者坐镇。

    迈步,陈宗大步走向封天古城,封天古城的城门一直开着,从未关闭过,城门口,也没有军士镇守,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谁,都可以来封天古城,但,必须遵守封天古城的规矩。

    一踏入封天古城,陈宗便看到位于古城之中的一座山峰,那山峰乃是最高的,接近千米,耸立在古城的正中心,以陈宗那敏锐至极的目力,便可以看到那一座近千米的山峰顶端之处,耸立着一座十米左右高的黑色古碑。

    封天碑!

    无需他人告知,陈宗便知道,那就是封天碑了,自己此行的目标所在。

    可以看到,在那一座山峰之处,有着一道道的人影,正在攀登,不断往封天碑而去,只是,他们的速度并不快,相反,有些缓慢了,甚至比普通人行走的速度还要缓慢,这不禁让陈宗感到疑惑。

    “难道那山峰有什么奥妙?”陈宗不禁暗暗猜测。

    到底是什么样,等自己亲自去封天碑时就清楚了。

    如今,只是刚刚来到,陈宗便想找个地方,先饱餐一顿再说,饱餐的同时,当然也是要打探打探消息了,这是陈宗的行事风格,起码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才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封天古城存在无数年,城池巨大惊人,势力也是错综复杂,在这里求生的人也很多,一些知名的商行也会在此落户扎根,一些酒楼,便是那些商行的产业,自然也会引进天南地北的美食美酒等等。

    人生在世,求名求利,不外乎如此。

    真正淡泊名利者不是没有,只是极少极少,往往是历经世事沧桑而勘破红尘虚妄,方才会归隐,享受田园般的生活。

    走在封天古城那宽阔无比的街道上,陈宗思绪无数,神色却是一片淡然,双眸凝望而过,领略这古城的沧桑与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