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凌天至尊 > 第2980章 强行带走分支路上生灵
    “不对吧?”

    这只羊狐疑,觉得叶风表情很不对。

    八卦炉就这样没了,叶风还能笑的出来?

    “怎么不对!”

    叶风抬手在这只羊脑袋上敲了一下,随后道“那是有大问题的炉,得之不算幸事,相反,还算得上是一种大祸事!”

    紧接着,他开口道“我尽力了,最终没能得到八卦炉,我也算是无憾了。”

    “也是!”

    这只羊说道。

    八卦炉没了就没了,这也算是好事。

    毕竟这八卦炉真的有大问题存在,纵然是儒魔那等非凡超然到极点的存在,在最后的时候,还抛弃掉了八卦炉。

    这八卦炉就这样消失,的确算是幸事。

    “不是我不信任你们,而是我不能这样做啊!”

    叶风在心中轻叹了一下。

    最后时刻,神农鼎镇压下来了八卦炉,八卦炉并没有消失,而是被他强行镇压在了神农鼎内。

    不过,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往外说。

    八卦炉从众人眼前消失,这也是他故意这般做的。

    这样的做法,并不是说他想要独占八卦炉。

    而是因为八卦炉实在是太至高了!

    在这里,没有什么事情。

    但是,一旦出了这里,其必定将会出现惊天的大事!

    所有的强者,无一例外,都肯定会因八卦炉而有所动作!

    他若不这样做,不这样掩盖掉他收取到八卦炉的事情,那么,谁都不可能保住他!

    对于这只羊,凌夏,甚至是宫果,他都是信任的。

    早前,他虽然在疗伤治愈,但也有关注外面的情况。

    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们都是有机会抢走八卦炉的,可是,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们尽皆都没有这样去做。

    而是一心一意的在守护着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只羊,凌夏,宫果,绝对值得他信任。

    不过,哪怕他足够信任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也是不能将他得到了八卦炉事情给说出来。

    那些上苍强者,实力虽然受到了限制。

    但其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亦还是非常的恐怖与吓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们咬死不说出这件事,但那些上苍强者还是有手段可以让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们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全都说出来的。

    所以,他并不能告知给这只羊,凌夏,宫果他们实情!

    “我想往前再走走,走出这边缘地带!”

    叶风眸光烁烁,遥望远方道。

    距离终极造化地关闭,还有一段时间,他想要进深处看一看。

    “别这样了吧!?”

    这只羊一惊,没想到叶风居然有这样的打算。

    深处不可进。

    其内太过于恐怖与可怕。

    唯有它的主人,六道之主那等级别的强者才可进入。

    当时,六道之主那等级别强者间的争锋,正是在深处进行的。

    深处所蕴含有的机缘造化,无疑更加的惊人与超然。

    哪怕曾经六道之主等强者在深处进行过争抢机缘造化,但其剩下来的机缘造化,也无疑还是非常的惊人与超然,远胜边缘地带内的机缘造化。

    “别莽撞。”

    宫果开口,劝说叶风放弃这一想法。

    在他所在的颂纪元当中,深处同样是不可妄入的,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也才敢进深处的!

    “是啊,我们收获已经很大了,没必要再涉险了。”

    凌夏双眼水汪汪的说道。

    她同样清楚深处之恐怖与可怕,而她同样也不想叶风就这样的进入到深处。

    就这样进入,叶风的下场,无疑将会非常的糟糕,甚至都有可能会再也出不来!

    “还是要去看看的。”

    叶风摇头道。

    原本,他心中虽然也有着进深处的冲动,可是并没有现如今这般的强烈。

    而他现今之所以有这种非常强烈的进深处冲动,一切皆因余华。

    不错。

    他受到了刺激,同时也认识到他在巨头境当中所需要走的路还很遥远!

    在没有遇到余华前,他认为他已经走到了巨头境的,往前几乎没有什么可再进的了,唯有将境界突破到主宰境才行。

    可是,在与余华一战时,他深切意识到了他的不足。

    他与余华一战,若单纯比拼纯粹力量的话,他无疑不是余华的对手。

    所以,他想要进深处,磨砺自身,让他可以走到真正的巨头境!

    这一过程注定艰难以及凶险。

    但是,他绝对不会放弃。

    强者的路,从来没有那么的容易,而强者的路,也从来不能马虎,需尽可能做到极致才行!

    曾经,他极为快速提升过自身实力与境界,到了最后,他吃了大亏,甚至差点死掉!

    他最终也只能将一身修为清空,然后从新来过。

    这样的教训,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一直铭记在心,丝毫不敢有马虎与大意。

    到了他这种境界,当真不能出半点的差错。

    否则的话,他所面临的后果,很有可能会比以前更加的严重!

    他甚至都不会再有从头来过的机会!

    “你该不是因为没有得到八卦炉,所以心中不忿,想要进深处得到至宝,以此来满足这种可惜吧?!”

    这只羊开口,道“这可万万使不得啊!你也说了,没得到八卦炉也就没得到了,没什么关系的!”

    “不是。”

    叶风摇头,将他要进深处的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这只羊等人恍然,彻底明白了过来。

    此外,他们一个个的都对叶风肃然起敬起来。

    深处何其的恐怖与可怕,而叶风居然无惧,想着以深处来磨砺自身!

    这等的思想,这等的胆识,当真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

    最后,他们等人告别,叶风独自上路,前往深处。

    宫果等人也想进深处,但最终,他们也没有决定进深处。

    深处于他们而言,太过于恐怖与可怕。

    他们没有信心去深处闯上一闯。

    八卦炉当众消失,不曾被叶风收取,这里的生灵,全都沸腾了,无一例外,都在到处寻找着八卦炉的踪迹。

    虽然他们尽皆都亲眼见到了叶风收取八卦炉的经过,知晓收取八卦炉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不过,他们依旧不想放弃八卦炉,依旧抱着幻想!

    万一他们当中有人能够获得八卦炉的认可呢!

    这的确是有可能。

    当然,这里所说的可能,是有可能有生灵能够得到八卦炉的认可。

    至于这些生灵想要得到八卦炉。

    这无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的八卦炉,早已经被叶风镇压在了神农鼎内,纵然是他们将这里翻个底朝天,也绝对不可能寻出八卦炉的丝毫踪迹。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外面,不朽地某一处之地内,突然有着千道万缕炽芒激射而出。

    此外,还有着阵阵恐怖可怕的法则秩序激跳起来!

    但这样的景象,却是丝毫没有泄露出去。

    这里有着一股莫名力量存在,将此地完全覆盖而住,令外面的生灵,无法窥视到其内所发生的事情。

    一条大河出现,泊泊而流,远远看起来,极为的壮观与惊人。

    离近后,则让人看的头皮发麻至极!

    宽阔的河水中,密密麻麻的都是数不尽的生灵,脸色狰狞,散发着一股又一股骇然的凶煞气,努力的在河水中挣扎,想要游动到河水的另一侧。

    在大河的正中央,有一条古桥存在。

    古桥通体雕刻有极为繁奥惊人的符文,古意盎然,青砖铺面,上面同样有着数不尽的生灵在行走,走向古桥的另一边。

    若是叶风在这里,看到这样的景象,叶风一定会被震撼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同时,叶风也肯定能够认出来这一景象源自哪里!

    轮回地!

    这里正是叶风透过自安族所得到的那件至宝,轮回灯,所去往到的轮回地!

    而这条大河,正是轮回河,而那古桥,正是轮回桥!

    虚空涌动,那里有着巨大异样发生,一道朦胧模糊的身影,居然显现在那里,立于半空之上。

    其周遭,混沌雾霭涌动,诸天万道都似被他压在脚下般,在轰鸣,在臣服。

    他通体并没有什么强大气息释放出来。

    但是,就是他通体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气息,就绝对的恐怖与骇然极点,令人完全就生不起来抗衡的心理!

    “轮回啊轮回……哪里有真正的轮回?不过就是他人的一盘棋而已!”

    突然,他开口说话了,其声没有一点的感情,但却极其威慑力,似天地之主发出的号令般。

    他一指伸出,有数道亮光闪烁而起,落到了桥上几名正在行走,已经快走到桥另一边生灵的身上。

    顿时,那几名生灵行走的身子,都停止了下来,呆立在原地。

    “你们还不错,都快走过轮回桥了,也好,替我去做一些事情吧。”

    他接着开口,声音中同样不带有丝毫的感情。

    吼!

    就在这时,有一道巨大兽吼声响起。

    一头巨头的凶兽出现,通体布满了赤红的羽翼,如同烧红了铁一般,两只眸子如同两颗星辰般,散发炽烈的金芒,格外吓人与恐怖!

    这是一头禽兽,形似一只巨大的乌鸦,刚刚出现,就死死盯上了那道朦胧的身影。

    “大胆!敢来轮回地闹事,反了你了!”

    它大喝,其声如同灭世之声般,足可毁天灭地,轰塌星宇。

    “一只小乌鸦,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才是反了!”

    这道朦胧身影冷笑,丝毫不将这头乌鸦放在眼中。

    他一指伸出,有极为骇然的法则激荡而出,滔天力量涌动,向那头乌鸦轰击过去。

    这头乌鸦长啸,掀动起来无穷力量,双翅展动,向前迎杀过去。

    不过,它明显不行,才刚刚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它就被轰飞,重重栽倒在地上。

    轰轰轰!

    这时,虚空扭动,法则乱舞,一口又一口巨大黑洞出现,震的轮回河都发生了剧烈摇晃,河水翻滚激烈,不知将河中多少生灵拍入到了河底当中。

    紧接着,一道巨大身影出现,似都快撑破了天地般,气势凶猛可怕至极!

    它通体同样有着混沌雾霭涌动,遮掩住了它的容貌与体型,令人看不出来它究竟是男是女。

    “要快点了,轮回五灵都出来了一灵!”

    那道朦胧身影喃喃,随后,他直接出手,镇压这道刚出来的巨大身影。

    同时,他还分出来一股力量,笼罩住刚刚被他选中的那几名生灵,要将这几名生灵从轮回桥上带出来!

    很显然,轮回桥之上存在有极为恐怖与可怕的力量。

    桥上生灵想要就这样离桥的话,无疑非常的难以做到。

    不过,这道朦胧身影敢来这边,自然也有着其把握存在!

    他一只手探出,祭出五杆大旗,分别插在不同方位之上,同轮回桥之上的力量进行碰撞!

    “这不过就是轮回桥的一条分支桥,就这般的恐怖与可怕,轮回地,轮回桥,当真很不简单!”

    这道朦胧身影自语道。

    他实力骇然至极。

    但是,他也不敢去打真正轮回地的主意。

    真正的轮回地,那是连他都不能轻易涉足之地!

    此地,不过就是通往真正轮回地的一条分支路而已。

    但即便就是这样一条分支路,也极度的恐怖与可怕,饶是他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有些准备不足,让他遭受到了很大的麻烦!

    轰隆隆!

    恐怖可怕的爆炸声响起,虚空接连崩塌炸裂,法则秩序甚至都被震到粉碎。

    这里发生了一场绝对吓人的战斗!

    若是这等战斗散发出来的余波,传荡出去,那么,绝对会引发出来极为骇然与吓人的景象,不知会有多少界域会被彻底摧毁而掉!

    当然,这样的战斗不是发生在不朽地内。

    不朽地内所显现出来的画面,不过是此地的投影而已。

    这等战斗若是真正发生在不朽地的话,不朽地内绝对将会因此而遭遇到大破坏!

    此外,这等的战斗,也是断然不可能发生在不朽地的。

    这等战斗虽然恐怖与吓人至极,完全达到了一种不可想象的程度。

    但是,在不朽地内,这等战斗也会受到限制,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爆发出来!

    不朽地内的水,当真非常的深!

    “成功了,走!”

    那道朦胧身影冷喝,没有丝毫的犹豫。

    在将那几名生灵带出轮回桥后,其立刻动身,带着这几名生灵离开了此地!

    时间不长,他就来到了一处极为遥远之地,不知处在何方。

    “赐予你们新身,让你们再活上一世!”

    他一指伸出,有数道光束激射到这几名生灵身上。

    瞬息间而已,这几名生灵通体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一股又一股极为强烈的生机从这几名生灵身上迸发出来!

    时间不长,这几名生灵就尽皆拥有了新身,成为了真正活着的生灵。

    这等的手段,当真非常的逆天与惊人。

    要知道,轮回桥上的生灵,其状态皆很不一般,不是处在正常的状态下。

    正常来讲,这些生灵,都是彻底死亡的生灵,不可能再复生过来。

    可是,这道朦胧的身影,还是强行让这些生灵复生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

    “我没死!?”

    这些生灵复生过来后,一个个脸上皆挂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状态很不正常,行走在轮回桥之上,早已经没有了各自灵智。

    而今,他们复生,所有的灵智回归,他们回到了他们死之前的状态。

    这让他们觉得很不可思议。

    明明彻底死去的他们,又怎么可能还复生过来!?

    “我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

    那道朦胧身影开口,声音依旧没有丝毫的感情。

    他再次深处一指,有数道光束直接冲入到了这几名生灵的体内。

    时间不长,这些生灵顿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们……真的复生了!

    “去吧,你们各自有任务,完成我交代给你们的任务,也不枉费我将你们复生过来。”

    这道朦胧身影道。

    那些冲入到这几名生灵体内的光束,不仅告知了这几名生灵的来龙去脉,同时,还将他交代给这几名生灵的任务也留在了这几名生灵的脑海中。

    随后,他大手一挥,顿时,这几名生灵身影就从此地消失不见,分别去往到了不同之地!

    “宿命是否会被改变?”

    他喃喃自语,盯着某一名生灵消失方向道。

    “不能改变也得改变!”

    他接着说道。

    “泰疯子想做什么!?”

    “强行带走分支路上的魂灵,他真的是疯了!”

    不知何地内,有几道沉喝声响起。

    这些都是化石级的人物,不知多久没有动过了,身上布满了厚厚的尘土。

    而这样声音若是被其他生灵听到的话,其他生灵都肯定会被吓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要知道,这几道声音的主人,都尽皆为不可想象的大人物,拥有着真正逆天级的力量,平日间从未有过声音发出。

    “最近真的很乱呐……”

    “不错,这是最乱的一世,也是最让人无法摸透,无法猜测的一世!”

    他们低语,若有所思,内心皆很沉重。

    随后,他们的声音消失,不再交谈,仿佛这一切都不曾出现过,彻底恢复了平静。

    “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在向深处进发的叶风,心中突然有感,双眉紧蹙,迈动的步伐停止了下来。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正在他心中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