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门帝国 > 第1610章 雷克萨斯博士
    “我赠你一段刚裁好的星河,从天坠落化作漫天的烟火。”

    ——天门·冥

    等一下,无心一脚踢在冥王的身上“这是你的台词吗?搞错了,重新来。”

    “身无长物的我们最强的武器,也许是时时刻刻能豁出去的决心。”

    ——天门·冥王。

    xxxx

    神圣女王号上面,贪狼听到命令后直接懵逼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一声将夏莎交给手下,随后指着自己“玄霄老大,你可得瞅瞅清楚,我是贪狼,不是战狼,你让我去拿把屠兽圣武直接去和张命寒硬钢,说句不好听的话,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然后他不断的拍打着脸庞凑近玄霄“你是让我腆着个b脸去送人头啊。”

    “既然吩咐你去,玄霄老大和老板肯定已经暗中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直接去就行了,何必废话这么多,难道玄霄老大不是大统领了,还叫不动你了?”,铠撒面露不悦。

    贪狼震撼的看着铠撒,然后双手抱拳说道

    “小生佩服,您真真切切的给我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小张是4s级别的圣龙,虽然说级别不是很高,但是那可是凌驾在无数生物上面的灵兽血统,既然铠撒大哥这么说,那您给我演示演示一下怎么屠龙呗?我完全没有不听玄霄老大命令的意思,即便前方下刀子雨,你让给我贪狼冲锋我也不带皱眉头的,只是我觉得事情不能够如此的安排。”

    “贪狼说的,好像也不完全没有道理。”

    玄霄也是点点头同意,然后看着铠撒你的暗能量也算是众多统领里面的佼佼者,依我看这件事情不妨交给你去办如何?并不会让你一直单打独斗的,稍后倾城、辉星、菲菲他们都会配合你的。

    什么?有人支援?

    贪狼一听还没等铠撒动手,直接将屠兽圣武抓紧在自己的手中,慷慨激昂的怒吼“这种事情,何必劳烦我铠撒哥那小张即便是圣龙又如何?说到水之都能冲锋陷阵的人,那必然就数我贪狼最为勇猛,稍安勿躁,我这就将小张的龙头…斩于马下!”

    “不,斩于刀下!”

    贪狼说话间从神圣女王号上面直接蹦跳出去,哇哇大叫着朝着罗刹岛的深处奔驰过去。

    玄霄那边看着手下的人押解着乱神下去,举起手,人群停止脚步,玄霄走到乱神面前,伸出手将他的衬衫纽扣一颗颗的慢慢系好,同时说道“没必要搞得像是杀父仇人一样简单,我已经告诉他们不会为难你,安心当一个战俘就好,水和食物都不会亏待你,其他的事情,后面再说吧。”,纽扣系完,玄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玄霄哥。”,乱神低下头很尊敬的说道。

    “你不恨我吗?”,玄霄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刚刚跟贪狼辩论,唇齿之间的言词,对于水之都的憎恨,很是犀利。”

    乱神摇摇头真心实意的说道你有你的立场,但是你是义薄云天的人,即便有时候做事情显得不堪和过分,我相信,那也绝非是你的本意,所以我并不憎恨你。

    乱神被带下去,身边的人汇报过来了消息大哥,事情不妙了,那陈流年在神明岛上面很是厉害和嚣张,月犼岛主,貌似有些支持不住了,向这里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什么?辉星一听就有些纳闷不是有陆生帮忙吗?

    那人支支吾吾的说道“陆生元老,刚开始跟陈流年交手就没有占据上风,然后后面又不甘心的冲锋上去,被打的直接从神明岛丢了出来掉落到海里面去了,我已经派遣战士去打捞了,恩…别打我…别打我…我说的是是真话。”

    辉星正要伸出手打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家伙,他闪躲着说道“是真的,如果非要确切点说,陆生元老其实根本没怎么战斗,直接被一巴掌轰出来了,就一下。”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头,脸上带着对辉星的惧怕。

    看他说的不像是假的,玄霄和辉星互相对视了一眼,玄霄叹息了一声望着那边的神明岛,自从妖皇离去、冥府叛离、黑玫瑰的离开,再加上过去时代中折损的战将们,水之都现在能够独当一面的战将是最少的,虽然说是大海上面的王者,战士如云、将领如林,但是大将却少之又少,否则这次的行动也不会把玄霄调动出来,以及寻求凤凰翎的外援。

    齐麟也是看到了这个短处,现在必须要蓄势待发,要么吞噬世界上哪些名震天下的高手们,要么就用金钱招募,但是金钱大多时候只能够吸引到杀手们,但是杀手门大多都被血榜所招揽,这也是齐麟对血榜动手的根本原因之一吧。

    “我带着一队人马去支援贪狼他们,铠撒辉星,你们去支援神明岛那边的月犼,同时联系一下幻影海域入口的程倾城,让她打开空间放凤凰翎的人进来。”

    玄霄的命令下达辉星和铠撒同时摇摇头“大哥,需要你坐镇,我们去支援贪狼吧。”

    “你们两也该承担起来指挥者的重担了,这次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话不多话,玄霄和大批大批的战士们纷纷的从神圣女王号上面离开上了罗刹岛,女王号朝着神明岛那边迅速的行驶过去,铠撒一直都喊着“张命寒绝非等闲之辈,他是最大的鱼,老哥一切小心,即便杀不掉他,老哥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我们速去速回。”

    女王号朝着神明岛移动过去的时候,铠撒一直站在船头凝望着岛屿上面的动向,召唤神明岛过来,既是为了对付陈流年,也是给铠撒他们的物资、枪火储备的地方,但是现在如果让陈流年掌控先手,站稳脚跟的话,那就完全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辉星从旁边跳起来蹲在船沿上面递给铠撒一根烟。

    “谢了,不想抽。”,铠撒一声叹息“没想到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棘手,在我们的地盘,居然才抓住一个乱神和夏莎,事情远非我想象中的那般顺理。”

    “只不过都是一些漏网之鱼而已,花费点时间不成问题,如果真的一帆风顺那就真的是奇怪了。”,辉星自顾自的点燃一根香烟。

    女王号在海洋上面行驶,船底下面,一只看起来笨手笨脚的鱼人正在朝着船底靠近,“嗖嗖嗖…”四周的海流中时不时的冲锋过去一条水线,全部都是寻找着天门之人的鱼人们,这只人鱼趴在船底上面,其他的鱼人们的凑过来屋里哇啦的不断的问着问题。

    “哇哇哇…”,披着鱼人皮的包铁牛一顿乱答然后指了一个方向,又哇哇哇了几声。

    旁边的几个人鱼顿时握着猎叉朝着他指过去的那个方向移动过去。

    从女王号上百个排水孔的一个中,包铁牛钻进了船舱底部,然后将鱼人皮的脑袋拿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着,随手抓住一根绳索,能力发动,绳索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个汉堡包,他正在美滋滋的啃着的时候,头顶上面的木板响起了声音,包铁牛吓得连忙将鱼头套在脑袋上面,透过缝隙朝着船只的上一层望过去。

    乱神和夏莎都被特制的手铐拿住。

    眼看着他们被抓,包子正要去救人的时候,“咚”的一声船舱被震的晃动,只看到一名彪形壮汉握着一瓶伏特加走过来,坐在乱神他两身边,一边吃着花生米和鱿鱼干,一边喝着酒不断的对着乱神狞笑,然后问道“乱神,老朋友了,我是高猛呀,想喝不?”

    他将酒递上去,乱神倔强的别过头。

    “呸。”,高猛将一口唾沫吐在乱神的身上“要不是玄霄老大说不为难你,我非要把你打死,背信弃义的狗东西,看到你就来气。”,高猛狠狠的踢了乱神两脚。

    包子慢慢的蹲下来,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神明岛附近的海域中,背着无心的冥王可谓是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他的全身都是不同程度的伤痕、咬痕、各式各样武器的伤口,有好几次连身后的无心也没保护好让无心的身上也多少挂彩,他一边拼命的朝着神明岛移动,一边握着凶鳄齿将周围的鱼人们全部都纷纷的斩杀,但是刀锋之下,还是有无数的小鱼人们张开自己凶猛的牙齿,狠狠的咬在冥王的身体上面。

    冥王两条不断在海洋中踩水伤痕累累的双腿,终于缓缓的停止了的下来。

    “操,没想到,我会死在这儿。”,眼看着冥王两眼一翻白就要完全坠进海洋里面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血性,低下头就将一条鱼直接用牙齿咬碎,然后闭上眼睛凶鳄齿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舞动,然后将凶鳄齿狠狠的扔向天空中。

    “嘭…”他双臂爆发出鲜血后带着无心直接从海洋里面冲锋出来,然后将无心扔出去,同时抓住凶鳄齿“鬼神刀法鬼斩。”,而后一刀狠狠的砍在无心的身体上面,“嘭…”被斩杀出去的无心身体如同残破的风筝一样朝着神明岛那边飞舞出去。

    冥王看着他飞舞出去,终于坚持不住的双肩一松“兄弟,虽然我刚刚想要你我二人都自杀,也避免落入水之都的手中惨遭羞辱,但是后来想了想,也许拼死一搏还有那么点机会,如果你能够活下去的话,希望你能够帮我报仇。”

    海洋的力量,导致冥王已经油尽灯枯,双腿…百分之80的血肉都被鱼人们咬出露出森森白骨,全身的伤势更不要说,真不知道他这一路是怎么拼死奋勇杀戮过来的,但可谓是相当心酸,但是虽然筋疲力尽,输人不输阵,冥王短暂在空中悬浮一下后怒吼“来呀,你冥王爸爸在这里。”

    “嗖嗖嗖”无心飞舞的海洋下面,只看到一条水线在极速的冲刺着。

    江渔舟直接从海洋里面飞舞出来,手中抓着两把战刀,朝着无心那边劈斩过去。

    “铠撒大哥,前面…”,远处的海洋上面辉星拿着望远镜喊道“看到无心和冥王了。”

    “擦擦…”江渔舟的战刀直接将无心的身体上面开出两条血花,在无心闷哼身体降落中,眼看着江渔舟的刀子朝着无心的致命处轰炸过去的瞬间,一根龙骨箭“轰”的一声飞舞出来,从空中直接射穿江渔舟的脑袋。

    “嘭…”一大股的血花在空中爆炸而起,鱼尾巴还在不断摇摆的江渔舟缓缓的降落下去。

    下一刻只看到陈流年舞动着两根巨大的藤蔓挥舞出来,一条缠绕在无心身上,一条缠绕在冥王的身上,将他们两人双双的朝着神明岛上面拖动,“滋滋滋…滋滋滋…”无心和冥王被拖得在海面上跌宕起伏的升腾、落下,溅洒出一大串的水花,而后方,是大群大群追捕的鱼人战士们,或是吐出毒箭、或是吐出一团团的粘液,但是均是纷纷落空。

    陈流年拖动的速度很快,直至将两个家伙拖上岸后,丝毫没有和鱼人军队周旋,带着两个人飞速的钻进了密林之中。

    “跑掉了,不可能,大瞎哥不至于犯这种低级的失误。”,辉星放下望远镜说道。

    “嘭…”一声出水声,只看到一个皮肤灰白的老鱼人握着一根黄金竹竿从海洋里面冲锋出来,冲锋岛神圣女王号上面,然后说道“是博士下达的命令。”

    雷克萨斯博士?铠撒一愣。

    “博士待会儿会和凤凰翎的人一起进来,因为无心掌控着磁场能力,冥王又是非常罕见的战士,所以他对这两人非常有兴趣,我知道你们要说夜长梦多,但是博士的权力和恐怖之处,你们不会不明白吧?他说了,出了问题一切后果都算他的。”

    哼,又是这句话,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辉星撇撇嘴表示不屑。

    神明岛上面的一片密林之中,陈流年将两人扔在草地上面,冥王才回过神感激的看着他“流年,我爱死你了,你受伤了?”

    流年的身体上面有着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箭洞,他无所谓的点点头“恩,对方有龙骨箭射我,然后我烦死了,就跟他们硬钢了,只要不打中心脏我不会死的,但是会受伤的,这里有很厉害的射手,但是都已经被我吸干了,他们的鲜血也治愈着我的伤口。”

    “你不是最怕龙骨木吗。”,冥王有些无奈的笑道“连你都算计进去了,看来这次齐麟真的是下了血本,这里安全吗?”

    陈流年摇摇头很不安全,这片岛屿是一个叫做月犼的人领域,他已经被我打跑了,我试过追踪他,但是在这座岛屿上面他如果躲避我用暗箭伤人,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你战斗力还剩下多少,不足百分之1了吧?被鱼人们搞得遍体鳞伤。

    “如果不是在海里…我…”,冥王缓冲下来才感觉到身体的剧痛,疼的说不出话。

    “哼,少吹了,对方如果真的想要杀掉你的话早就动手了,估计是上面下达了什么特殊的命令。”,陈流年用手指敲打着太阳穴说道“啊,我知道了,水之都上面有一个悬赏金非常特殊的家伙,世界政府给他的悬赏金有标注是只能够活捉,这家伙也是时代中的老人呀,很少露面,但是一直潜心研究,他对无心的磁场能力倒是很感兴趣,但是为什么不杀你呢?”

    流年疑惑的看着冥王难道是想找你拍洗发水的广告?趁机捞一笔?

    是哪个什么博士是吧?冥王一边用手支撑起来靠在树上一边看着自己的身躯“不是吧?”

    “我也是猜的我怎么知道,但是如果是真的,我估计三个月后再看到你,你的身体,搞不好跟一条狗链接在一起,还给你带个翅膀,或者脖颈旁边给你搞什么动物的两个脑袋,地狱三头犬呀,以后就给齐麟看门喽。”,陈流年冷笑道。

    不知道怎么的,冥王想想了画面后全身流出一身冷汗陈羽,别啊,救救我两。

    流年在冥王期待的目光缓缓的蹲下来点燃一根烟,然后塞进冥王的嘴巴里面,拍拍他的脸“哥们儿,我要有办法,我还要你说?我能不自觉?我怎么救你们?念咒还是画符?”

    “别开玩笑了哥们儿。”

    冥王还不忘记叭叭两口烟“你冲出去联系家里啊,让陆时他们做个超音速飞机过来,然后把他们带过来,顺便连玄霄他们一起收拾啦,让罪姐弄死他们丫的。”

    “是不是还顺便把齐麟弄死,顺便把水之都装入囊中啊?”,陈流年问道。

    冥王眼睛一亮“这样最好啦。”

    “哈哈哈哈…”陈流年假笑着咧开嘴,看到他笑冥王也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哈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我的计谋很厉害吧?哈哈哈,是不是很好?”

    “好你个妈啊!”,陈流年站起身立刻面无表情的怒吼“你说的这是人想出来办法吗?难怪外界都说你是个人头猪脑的莽夫,以后是不是每一次出去,都要把陆时栓在腰这儿,当个移动治疗包?遇到点事情就要找家里,让家里人倾巢出动给你出口恶气?冥王,你多大啦?”

    计谋不好你也不要骂我啊,冥王委屈的说道“二十有六。”

    “你还是小孩子嘛?这件事情我们做错了,那我们就要承担做错的后果,是我们眼睛瞎了没看清楚齐麟的毒计,所以有任何的一切后果都必须我们承担,即便替天团灭在罗刹岛,也是我们错了,没必要牵扯到天门,我发现你们这种人头猪脑的蠢蛋有个通病,就是遇到事情动不动就是阿罪、刑烈、夏天、陆时他们的喊,你遇到敌人时候的勇气呢?是不是觉得我们身后有天门,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消费,哪怕是我们错了,也要有人帮我们收拾烂摊子?”

    “那替天存在有什么意义,干脆趁早解散算了。”

    流年右手一舞,怔怔的看着冥王。

    “我只是计谋不深想不到好策略,你也不至于这么骂我人头猪脑吧。”,冥王委屈的看着他。

    “我这次必须给你治好这个毛病,我实话告诉你,这片幻影海域应该是类似神皇家族那种海洋禁地,人进人出都需要一个开门的手续,我已经让帝戬秘密的潜伏出去了,只要进来人帝戬就能够逃出去,但是我没有让他去联系家里。”

    “流年,棒棒哒!”,冥王惊喜的喊道“我就说你有办法的,让帝戬直接联系天哥啊。”

    “可以!”

    陈流年盘腿坐在冥王面前很认真的说道“如果联系家里,我立刻退出替天,从此以后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当没有认识过。”

    “流年,你太过分了,明明有帝戬可以利用为什么不?有捷径走为什么不走?这么逞能干什么?我知道你非常聪明但是低调不喜欢去说话,但是事到如今我们还有办法吗?什么退出替天,你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吗?天门哪里对不起你了还?”,冥王直接火了开口吼道。

    “因为我不想要全世界谈及替天的时候,它变成一个遇到事情只会到缩头乌龟、只会去找天门帮忙的一个组织,它变成一个不敢自己去面对任何事情,变成一个胆小如鼠,整天就知道吼着要成为‘世界第一杀手组织’这种口号去做‘空头支票’的一个废物组织!”

    认识他这么久,冥王这是第一次听到陈流年说话提高声音,也第一次看到他的认真。

    但是流年说的,却是事实。

    冥王低下头,眼神中有着深深的痛楚。

    陈羽站起身指着不远处

    “一,那边有三个坑,是我挖好的墓地,我先杀了你,再杀了无心,我要是打不过他们,我也要拜托把我埋在那个坑里,省的去水之都遭罪受辱。””二,替天的危难自己解决,我们都是成年人,应该要为自己的言语、判断、行动等一切东西自己负责,我无法治疗你们,我也没有陆时,要么就让我咬一口,把你们两变成吸血鬼,然后我们三人一起杀出去,但是从此以后,你们就没有了人性,对情感、食物这些也没有了任何感觉,就是一个想要微笑,也只能够皮肤笑起来,但是无法真正去笑的人。”

    “第三,依你现在的情况无法,你站不起来,那就乖乖闭嘴,等着我开拓出一个我们可以逃亡的道路。”

    “第四,我现在舍命从神明岛杀出去想办法联系帝戬,让他联系家里,我去跟玄霄他们战斗,无论结果不需要你们管,因为从我联系家里的那一刻,我就退出了替天。”

    无心虚弱的喊道“流年,别…别生气…好兄弟…死也…死一起…替天的事情…替天自己扛,只有经历生命的洗礼…我们…我们才有资格…和血榜斗…”

    “别t抽了快t给我选!”,陈流年怒吼着看着只知道抽闷烟的冥王。

    “他丫的…”,冥王扔掉烟头猛然的站起身握住凶鳄齿“跟这群鸟毛,拼了,死就死!”

    “倒下吧蠢蛋。”,陈流年看着实在支撑不住倒下去的冥王转过身无奈的笑了笑,顺手抓起两根树木将他两隐藏起来,然后用手指从烟盒底下弹出来一根香烟叼在嘴巴里面,冷漠的看着四周“笨蛋,我不会让你们两就这么死掉的,不管怎么说,我是3号啊…”

    四面八方,是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豹战士、树人战士和围堵他们的无数战士们。

    月犼抱着手冷漠的说道“陈流年,你真的是麻烦啊,我打算违背博士的命令,直接杀掉你。”

    几根刘海垂落到陈羽的额头上,他左手的手指顺着背头右手拿着打火机低下头点燃香烟,嘴角翘起指着自己前方

    “别把自己渲染的贼厉害的样子,有血性就冲上来,好吧?”

    xxxxx

    幻影海域的门前,听到玄霄命令的程倾城点点头,顷刻间天与地之间一道缝隙缓缓的拉开,空气澎湃中,仿佛是一扇巨门缓缓的开启一般,随着巨门的拉开,一辆黑甲虫快艇上面,漠和菲一前一后的抱着坐在上面,漠在拿过神明岛那边的航海图看了一下后点点头。

    紧接着一艘大气磅礴的中型游艇缓缓的驶入,游艇的前方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一头白发,体型偏高,长相邪魅,左眼被眼罩遮盖住,右眼的瞳孔像是动态般,时大时小,不断的缩小与扩大着。

    水之都邪恶博士雷克萨斯。

    他身后的游艇上面站着密密麻麻的沐明月,一模一样、整整齐齐。

    xxxxx

    世界,唐峡村。

    夕阳西下,田坎上面,君麒麟坐在轮椅上面指着天边的飞鸟说道“你看,多漂亮呀。”

    盗将拿着一封未拆封的信纸有些犹豫,邮戳上面是一个猛鬼图案。

    “从刚刚吃晚饭的时候你就闷闷不乐的,怎么了?这封信对你而言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再说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居然会有人用送信这种奇怪的方式。”

    “奇怪的不是这封信,而是信的来处,是从黑暗世界猛鬼世界里面寄来的。”

    君麒麟皱眉,没听清楚。

    “你还记得我的代号叫做白衣市长吧,在这个世界上面,有着数不尽的特殊空间,黑暗世界主导着绝大多数的部分,在我父亲他们统领的那片黑暗世界王者世界外,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黑暗世界,但是他们绝大多数有听从我父亲的管辖,只有30的黑暗世界比较自由,哪里被称之为猛鬼世界,我以前就在猛鬼城起家的,猛鬼城里面有个人我打不过。”

    “什么?你打不过?”,君麒麟有些纳闷的说道“还有你打不过的人?”

    “这话说的,很多人都能够虐我好吧。”,市长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要打得过我还叫做市长?我直接叫王者了好吧,那个人代号叫做“遮天大帅”,很神秘的一个人,理论上,应该不属于时代里面的人。”

    遮天大帅?君麒麟伸出白皙纤细的右手舞动“只手遮天的意思?”

    盗将点点头。

    “什么不属于时代的人,从我的角度看,世界上每个人都在时代之中,只不过有些人的利益与奶酪没有人去触动而已,等到他们的利益被伤害的时候,你看看他们属不属于时代,一个个装模作样的好像很清高的样子,其实都是群狼,没必要假装。”,君麒麟看着冷脸的盗将陪着笑脸道“你继续,这个遮天大帅怎么了?”

    “他真的算很神秘的人,跟夜影都有的一拼了,连我都没见过真容。”,盗将说着将信封举起来说道“这封信就来源于他,让我去除掉一个人。”

    “那就除掉呗,除非这个人很棘手?”,君麒麟的话让盗将点点头“天门的武战英。”

    “如果除掉他,我哥跟我第第可能都会将矛头指向我,现在又是父亲重病的不好时机…”,看着盗将那为难的样子,君麒麟好奇的问道“你弟弟是姜离我知道,话说回来,你那个哥,到底是谁啊?整天听你挂在嘴边?从来没看你对外人说起,我是外人吗?你告诉我呗,我也挺好奇的。”

    盗将抬头看了看他,扔掉信抱着脑袋躺在田地上

    “蛮荒之地的蝎子,就是我哥。”

    “他?他居然是老国王的儿子?还是长子?”,君麒麟倒是颇为惊讶“他真名呢?姜天蝎?姜蝎子?姜蝎?”

    “你问人家真名干吗?”,盗将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我好奇呀~”,君麒麟说道“对了,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盗将一脑袋问号“你我共事也有些年头了,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天可怜见。”,君麒麟举起手发誓“你不是对外号称你叫姜盗将吗?这是真名?你今天不说这个话题,我真的都不知道你到底真名叫什么。”

    盗将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蝎子的真名,叫做姜敬酒。”

    “这也太接地气了吧,敬酒?给谁敬酒?”,盗将再次白了一眼自言自语的君麒麟朝着袅袅炊烟的乡村走去,君麒麟突然茅塞顿开“好名字呀,将敬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好,妙~市长,你叫啥?”

    他抬头已经看到盗将走到老远,连忙喊道“喂,推我回家啊,我不能走啊,你信要不要的?遮天大帅打死你信不信啊?回头瞧瞧我呀,对了,你到底叫啥啊?”

    xxxx

    难掩惭愧,这个月补更凉凉了,下个月的前一个星期欠更的三章奉上,请诸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