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第1231章 分一杯羹了
    平时买菜多了,怕坏就要冷藏,其实土豆红薯等不适合放在冰箱里储存。

    土豆的淀粉含量比较高,冰箱的温度比较低,若是放在冰箱里,会加速里面的淀粉转化为糖,氧化的速度会变快,从而土豆坏的速度也会变快。

    面包也一样,会更硬不好吃。

    ………………………………………………………

    钱刘氏哭得一阵晕眩,妆容也花了,头发也散了。

    她从钱老爷尸体前抬起头来,眉头紧锁,脸色阴沉的厉害。

    一双阴鸷的眸子盯着叶清,伸出右手,指着她,哽咽道“是你……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是你这个霉星降世……一进门就克死了我的老爷!”

    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钱刘氏手指的方向朝叶清看去。

    叶清脸色变了变,眉眼都蹙着反驳道“夫人,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公爹病重去了,怎么成我的错了?”

    “哼!你还敢狡辩!我们钱府把你买来就是冲喜用的,你这才进门一天,就让我家老爷去了,你不是扫把星是什么?!”

    钱刘氏依然指着叶清,心里面也后悔非常,她下午真是便宜了钱君宝,居然把叶清的卖身契给了他,怎么不再等等。

    说实话,她现在思绪很乱!

    老爷死了,不一定完全就是好事情。

    她的儿子她知道,这份家业,他不说能壮大起来,估计守成都有点困难。

    还有老爷这下连遗言都没有说,到时候那些叔伯恐怕也可以来分一杯羹了。

    毕竟,老爷名下最大的一项产业就是海货生意,这里面有那些叔伯的干股。

    虽然她不知道老爷为什么突然醒过来,又很快吐血身亡,可是她必须第一时间把这晦气的事情,找一个替死鬼扛起来!

    而叶清,就是那个最好的人选。

    想到这,她朝叶清再次咆哮道“你个丧门星,你还我的老爷,你还我的老爷……你个小贱人,我要你陪葬!

    秦嬷嬷,叫人把这个扫把星关去柴房。”

    秦嬷嬷很快满脸恶毒的来到叶清身边,伸手就想抓住叶清。

    心里高兴这丑丫头终于落在自己的手里,她一定要叫人好好收拾收拾她。

    叶清向来不是软柿子,不会任由别人欺负!

    见钱夫人现在情绪完全失控,钱君宝又吐血昏迷,也没有丝毫心软,直接挥开秦嬷嬷的手,推开她一步,躲过她的碰触。

    “你居然还敢躲!你克死了我的老爷,你要给他赔命!”

    钱刘氏不依不饶,钱君豪也只是沉默的站在一旁,这事他根本就不会阻止他的母亲去做。

    一个买进来的钱君宝的媳妇,是死是活和他有什么关系,若是能让他的母亲消气,他只会支持。

    叶清脸上满是讽刺的笑了两声,“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儿媳妇克死公爹的事情,要说克夫我还信一点。”

    “你胡说什么?看我,不叫人撕烂你的嘴!

    秦嬷嬷,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去喊人把她拖下去啊,再狠狠的叫人打她二十棍,听见没有?”

    钱刘氏淬毒的双眼瞪向叶清,又对秦嬷嬷怒吼道。

    “是。”秦嬷嬷也知道自己不是叶清的对手,于是躬身退下,只是她还没出去,小徐氏就带了一位大夫跨步走过来,看到屋内的情况愣了愣。

    那大夫走向钱老爷,先看了看钱老爷的眼睛,又伸出手把了脉。很快就对小徐氏摇了摇头,沉声道“还请各位节哀,钱老爷已经去了。”

    小徐氏怔了一下,很快露出哀痛的模样,拿着丝娟手帕在眼角擦了擦,一副痛苦的样子,只是那眼里哪有湿意。

    她把钱刘氏从地上先扶了起来,又看了一眼钱君豪,低头对钱刘氏说道“娘,您要节哀,别太伤悲,公爹的一切身后事还有赖您处理。”

    说着说着,她跟着哭泣了几声,想让人感受她的悲切。

    钱刘氏没有理会小徐氏,只是瞪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秦嬷嬷,有些恼的骂道“秦嬷嬷,你是傻了吗?还不去……”

    这个老货果然不如玉嬷嬷中用,若不是自己派玉嬷嬷去办别的事儿了,也不会用她。

    秦嬷嬷赶紧低头转身朝外走去,却猛地撞上了要进来的钱松泉,被他用力一推,就跌在门槛那。

    她砰的一声撞在门栏上,直撞得她眼冒金星,脑门发黑。

    钱松泉一双阴冷的眸子扫了一眼秦嬷嬷,扯了扯嘴角道“走路都没长眼睛的吗,真是晦气。阿彪,过来把她拖下去掌嘴二十。”

    很快,一个壮硕的汉子就走向秦嬷嬷,将她拖了下去,刚缓过神的秦嬷嬷一听见自己要被打,又晕了过去。

    “家主,您来了!”钱君豪见钱松泉过来了,连忙上前恭敬的施礼。

    “嗯。”钱松泉冷冷的颔首。

    然后他走了几步,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很快,钱松泉就正色道“我一听到九堂叔去了的消息,就赶紧过来了。

    他老人家去世的事情,须得先上报官府,然后才可以办丧。

    不过,我过来是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宣布,那就是关于他留下的遗言。”

    钱君豪跟钱刘氏都是一惊,眉头蹙起,以老爷在崇安的身份,他去世,确实需要先去官府报备,但遗言的事情是怎么来的?

    钱君豪脸色稍沉,立即出声质疑道“我爹是我们亲眼看着咽气的,根本没有留下遗言就去了,家主,您这遗言是从何说起?”

    钱松泉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刘氏母子,淡淡的说道“是你爹之前来信给我,交待的一些事,信笺我已经带来了,我觉得可以作为遗言来处理。”

    “这?”钱君豪脸色又变了变。

    “不知道我家老爷,作了什么交待?”钱刘氏心里有些慌,比她儿子先开口急问道。

    钱松泉先用目光扫视了一圈,挥了挥手道“不相关的人等,先退下。”

    很快,那名老大夫还有一干奴仆等都退出门外,房门也被关上了。

    又静默了片刻,钱松泉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钱家能有今天这份家业,是全赖这么多年钱家各分支的叔伯兄弟,还有各地的掌柜们的任劳任怨、齐心协力一起打拼出来的。”

    “这些,我们自然都是清楚的,可这和我爹的遗言有什么关系?”钱君豪沉不住气又问。

    叶清很快想到,难道说是钱刘氏心有不甘派人下的手?

    不可能,她要下手也不会选在这个时间才对,而且也不会单把钱君宝一个人弄失踪。

    或许,钱君宝说不定是像上次一样,一个人去哪里待一会儿?

    叶清一边想一边找,出了青竹院后,转过各种华美的亭台楼阁,四处看,小声的喊。

    都没有,她穿过花园,又路过下人住的一溜平房,还是没发现钱君宝的身影。

    一路上,但凡有人远远看清来者是叶清后,全都远远绕开,没有过来行礼招呼的。

    不过他们的目光却全都紧紧盯着像是个无头苍蝇,头发凌乱的叶清,有惊讶的,也有鄙夷的,又不屑的,也有疑惑的,还有怨恨的。

    当然也有害怕的,听夫人说老爷死了,就是被叶清这个扫把星克死的呢?

    她现在是在做什么?

    找二少爷!

    难不成二少爷也害怕她会给自己带来厄运?

    是了,肯定是这样。

    下人们全都暗暗揣测着……

    过了下人房,一片松林出现在叶清的眼前,松涛苑到了。

    这里已经布置成了灵堂,叶清急忙走进去,觉得钱君宝会不会过来给他父亲守灵了。

    “君宝,君宝……”叶清压低声音呼唤着走进院里。

    “你在叫什么?你怎么这副样子,就过来了!”

    小徐氏满身疲惫的转过头,盯着猫着腰进来的叶清,非常不悦的质问。

    “大嫂,你有没有看见我相公过来?”叶清见这里并没有钱君宝,怕惊扰了亡灵,小声又满是焦急的问道。

    小徐氏眉头皱得更深了,错愕道“你居然问我?

    我本来还想说,钱君宝昏迷了,你又没昏迷,怎么不过来给公爹守灵?

    合着现在你这意思是,昏迷不醒的钱君宝,人又不见了?

    这不是笑话吗?

    人在你眼皮子底下都会不见,那你这妻子是怎么当的?

    再瞧瞧你这身衣裳,头发……啧啧!连孝衣都没换上,你这钱家的儿媳妇又是怎么当的?”

    叶清略一沉吟,没有反驳她的话,但钱君宝不见了,她还是要去找。

    她对小徐氏弯腰行了个礼,平静的说“大嫂,既然我相公没有过来,他身体虚弱,不能耽搁找他,其他事咱们以后在再说,我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小徐氏呵斥道。

    “大嫂还有什么吩咐?”

    小徐氏板着脸,怒道“你把孝衣给我穿上,哪也不准去,跪在这守灵。你相公,我会安排下人去找。”

    说完,她打了个呵欠,斜着眼睛冷笑的看着叶清。

    居然还想偷懒,可笑。

    她都累了一晚上了,钱君豪守了一个时辰,就回去睡觉了,这会儿她快困死了,灵堂又不能没人。

    这会儿逮到叶清,她怎么可能放叶清回去。

    小徐氏招手让贴身丫鬟把她扶了起来,临走前又狠狠的看了眼叶清,警告她不要离开。

    等看不见小徐氏,见叶清还是想走,叫兰馨的丫鬟拿着一件孝衣放在叶清手上。

    瓮声瓮气的和她说道“二少夫人,先换上衣服吧。

    这灵堂里不能缺人,您要是真心急着找二少爷,也要等夫人,或者姨娘和小姐她们来了才能走。

    否则一个大不孝的帽子扣下来,对您和二少爷都不好的。”

    叶清闻言,双眉微蹙,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做,过一会儿她才点头“我知道了。

    那能不能麻烦你出去帮着我打听一下消息,要是青竹院那边找到二少爷了,你立刻来告诉我。”

    兰馨点头,其实听到二少爷不见了,她也很着急的。

    “谢谢了,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兰馨,那奴婢先去找二少爷了。”

    “嗯,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是奴婢应该做的。”说完,她连忙转身朝青竹院那边走了。

    叶清转过身抖开孝衣,看了一眼,原来就是个麻布做的比甲,只要套在身上,在用个麻绳束缚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还有一顶很长的三角形的白布帽子要戴上。

    换好孝衣,叶清上前跪在蒲团上,先认认真真对着钱老爷的棺木拜了拜。

    然后才走回来坐在蒲团上,往黑色的陶盆里放入要烧的纸钱。

    之前也不是叶清不想来给钱老爷守灵,而是钱君宝对她来说更重要一些。

    他生病又不见,她心里面确实很焦急,希望君宝没有事才好。

    天已经亮了。

    汀兰水榭内,身穿青石榴花比甲的雪嬷嬷在给钱刘氏梳着头。

    雪嬷嬷四十多岁,最是沉稳,还有一手很好的梳头手艺。

    可惜她原先是伺候钱老夫人的,所以钱刘氏才没有选她当贴身的嬷嬷。

    钱刘氏眯着眼,看着镜中梳的一丝不乱的发髻,对雪嬷嬷的手艺十分满意。

    “秦嬷嬷一家出府了吧?”

    “是的,夫人,她们一家子人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是来旺管事监督的。”

    “唉,到底还是跟了我三十多年的老人了,现在我这边也只有你和玉嬷嬷两个可用的人了。

    其他都是不稳重,办事不利索的。你不会觉得,我对她太狠了点吧?”

    “是夫人您的恩典,这事在其他人家,她恐怕没有活路,没有把她一家子重新发卖了已经是夫人您念旧了。”

    “嗯。本来我想,自己年纪大了,就把事情都交下去,我也享几天清福。

    不过这些日子我也看出来了,以后府里的那些个人还是要好好敲打一下了,我这两年不管事,大少夫人到底还是年轻了些。

    她们就都当我是聋子瞎子了,再不管管她们,只怕翻了天去。”

    “夫人说的是。”

    “灵堂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昨夜官府来了人,不过很快就处理好了。这会儿,应该还是大少夫人在守着。”

    “待会,交待下去不用她们来请安了,用过早膳之后,今日一整天,估计我都要替老爷守着了。

    这天热,我估摸着明日就会出殡了吧。”

    “是的,夫人。

    风水先生也说明日适宜,原本大少夫人是想请道长来的。

    不过,听说紫云观出了大事,一观的人除了紫云道长,全都被人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