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波未平
    慕容复口中如此说着,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屋中每一个角落,却没瞧见阿九的身影,不由朝陈圆圆投去疑惑的眼神。

    陈圆圆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这丫头不会是想躲在暗处伺机宰了吴三桂吧?”慕容复心中一跳,当即闭目感应,果然发现屋顶上有一道熟悉的气息,正是阿九。

    正待慕容复想要开口询问一二,耳边却想起阿九的传音,“师父,我不想看见这个大汉奸,我怕忍不住会出手杀了他。”

    慕容复心下恍然,也就不再深究。

    吴三桂见慕容复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心中奇怪,却也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

    阿珂没想到一向高高在上,手段通天的父王会落入慕容复手中,惊异了好一阵后才回过神来,目中闪过一缕忧色,这二人无论是谁伤害了谁,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慕容复方一睁开眼睛,便与阿珂明亮的双眼对上,哪里还不明白她的心思,当即隐晦的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阿珂心里稍安,不料慕容复开口一句话便吓了她一大跳,只听他说道,“王爷,本公子向来直来直去,就不拐弯抹角了,这第一件事,我想要阿珂。”

    阿珂登时俏脸通红,心中暗暗嗔怪,这坏人儿,哪有这么说话的,就算要提亲,也该三书六礼,择日下聘,明媒正娶,说要就要,当人家是什么了,虽然人家千百个愿意给他……唔,我在想什么,羞死人了……

    陈圆圆先是一怔,随即目露赞许之色,普天之下,敢跟王爷如此说话的人她还真没见过,而慕容复为了阿珂,竟敢直接提出如此要求,当真是个男人,当年若他也……唉……

    且不说阿珂与陈圆圆如何胡思乱想,思绪飘飞,吴三桂脸上则闪过一抹意外,不由瞥了阿珂一眼,目光微闪,淡淡道,“慕容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珂儿给你为妻还是为妾,又或是为奴为婢?”

    此言一出,陈圆圆与阿珂陡然惊醒,这名分可是头等大事,慕容复方才之言含糊其辞,并没有交代清楚,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慕容复微微一笑,“自然是为妻了,我与阿珂两情相悦,山盟海誓,还望王爷成全。”

    吴三桂沉吟半晌,终是摇头叹了口气,“公子人中龙凤,珂儿也到了出阁之龄,若三个月前你向本王提亲,本王一定玉成此事,可惜如今要让公子失望了,珂儿已有婚约在身,本王岂能将她另许他人。”

    话里话外,无不包含遗憾之意,也不知有几分真几分假。

    “父王!”阿珂身子微颤,脸色发白,但马上又变得坚定无比,“我绝不会入宫为妃的,如果你们逼我,我情愿一死了之。”

    陈圆圆大急,张口欲言,“王爷……”

    吴三桂却摆摆手,“你们以为本王就愿意把女儿推入火坑么?皇命难违,本王又手握重兵,稍有不慎便是抄家灭族之祸,说句难听的,就算珂儿只剩一具尸体,本王也要将她送到宫中去。”

    阿珂登时心生绝望,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慕容复见此心中一疼,同时也将吴三桂骂了个狗血淋头,什么皇命难违,本公子会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这卖儿卖女的畜生,不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准备造反。

    俗话说先礼后兵,既然客客气气的不行,那就该来硬的了。

    慕容复心念一转,当即冷声哼道,“王爷不必拿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哄骗无知妇孺,你如何打算你我心知肚明,更何况本公子也不是在跟你商量,只是知会你一声,阿珂已经是我的人了。”

    如此霸气的话语一出,屋中三人均是愣在了原地,吴三桂更多的是恼怒,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而阿珂则是欢喜无限,有情郎如此,夫复何求,就算顷刻间死去也能瞑目了。

    陈圆圆目中异彩连连,其实对于吴三桂的心思,她隐约知道一二,当初知道慕容复与阿珂的事后,也更趋向于二人私奔一途,不料慕容复如此强硬,到得现在她才算真正认可了他。

    吴三桂脸色涨得晕红,“慕容复,阿珂始终是本王的亲生女儿,就算你真个带走了她,也名不正言不顺,还会受到大清的终身追缉,被天下人耻笑。”

    “你的亲生女儿,不见得吧!”便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个略带几分幸灾乐祸的嘲弄声音。

    随即房门一开,李自成手持禅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慕容复脸上并无半点意外之色,他早就察觉到李自成靠近,只是没有理会罢了。

    倒是吴三桂看清来人面容后,先是一怔,随即怒目圆睁,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风度和淡定,指着李自成骂道,“原来是你这逆贼!”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如此吧。

    李自成哈哈一笑,朝慕容复说道,“小子,老子喜欢你,实不相瞒,老子才是阿珂的亲生父亲,老子做主,把阿珂许配给你了。”

    “你是谁?”阿珂心头第一反应是大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李自成看向阿珂,脸上闪过几分慈爱,嘴里颇有几分语无伦次,“老子……我……我是你老子,不不不,我是你亲爹。”

    “胡言乱语,我杀了你!”阿珂冷哼一声,身形骤然掠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青光闪闪的匕首,直指李自成咽喉。

    而李自成不知是有伤在身,无法闪避,还是一时愣了神,忘记闪躲,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珂不可!”陈圆圆对于李自成的突然出现也有些措手不及,等她反应过来想要阻止李自成,已经来不及了,眼下阿珂竟然出手弑父,她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

    “阿珂回来!”好在这时,慕容复陡然出声,随即大手一挥,一股柔和的劲力卷住阿珂身子,将她拉到怀中。

    “你放开我,”阿珂众目睽睽之下落入情郎怀抱,也顾不得什么羞涩不羞涩,脸上只有无尽的怒火,“这个贼子胆敢胡说八道,我非杀他不可!”

    “阿珂,你先听我说。”慕容复不得已之下用上了内力。

    阿珂脑中如同惊雷炸响,顷刻间冷静下来。

    慕容复这才说道,“谁是你亲生父亲,这二人说了都不算,你娘说了才算,你不妨问问你娘。”

    阿珂一言惊醒过来,急忙看向陈圆圆,“娘,你快说,我是父王亲生的,这个贼人胡说八道,让我杀了他。”

    陈圆圆心中天人交战,陷入无尽纠结中,苍白的脸颊上有着复杂无比的神色,欲言又止。

    “圆圆,十八年了,你还要阿珂认贼作父么?”李自成不由开口说道。

    陈圆圆目光在李自成和吴三桂身上扫过,最终落在阿珂身上,“珂儿,你不能杀他,他真是你亲生父亲。”

    阿珂闻言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小脸惨白无血,双目呆滞无神。

    慕容复没有说话,一手紧紧揽着她,一手轻轻抚着她的粉背。

    陈圆圆脸上挂着一抹浓浓的愧疚,朝吴三桂说道,“王爷,我对不起你,当年与你走散之后……”

    “好了,别说了,”吴三桂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脸色阴沉如水,直到听到陈圆圆此言,才开口打断她,“我当初就跟你说过,不管那一年空白时间你经历了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现在也一样。”

    随即他又看向阿珂,“不管阿珂是不是本王亲生,只要她愿意叫我一声‘父王’,永远都是平西王府的郡主,我吴三桂的女儿。”

    “哼,你做梦!”李自成却是大怒,“我绝不会再让阿珂认贼作父!”

    “李自成!”吴三桂声音却是更大,好似压抑了许久的怒火一下爆发出来,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当吴三桂叫出“李自成”三字时,慕容复脑中灵光一闪,意识到不妙。

    果然,下一刻,轰隆一声,房顶上陡然塌出一个洞来,紧接着白光乍闪,一道强横无匹的剑气席卷过来,其目标赫然是李自成。

    阿珂先前一剑与这一剑比起来,几可说是萤火与皓月之比,李自成纵然伤势全复,也绝无活命之理。

    “阿九退下!”慕容复脸色疾变,说话的同时,袖袍鼓荡,一掌推出。

    李自成被阿九剑气所摄,身形滞涩,想要闪躲根本做不到,心中惊惧非常,不料侧面忽然传来一股大力,将他推了出去,堪堪避过这一剑。

    阿九一剑未中,也不理其他,当即再出一剑,凌厉更甚方才。

    慕容复无奈叹了口气,张手遥遥一握。

    阿九身形骤然一缓,随即凝滞,最后直接倒飞回去。

    直到退回慕容复身边,慕容复单手凌虚连点数下,她身子再也动弹不得。

    “师父你放开我,李自成是逼死我父皇的罪魁祸首,我一定要杀了他!”阿九面带恨意的说道。

    慕容复心中不由暗暗后悔,先前为了刺激吴三桂,故意放李自成进来胡闹,却是忘了阿九还在屋顶。

    相较于吴三桂出卖大明来说,李自成可是直接逼死了崇祯,乃阿九真正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