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越变成老爷爷 > 第921章 出学院
    “啊?”

    听到袁天奇的声音,牧凌仙无神的双目才微微动弹了一下,看向袁天奇。

    “你是……哦,天奇啊。”

    袁天奇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走进来。

    “果然有这么一天,我就说你一个小屁孩,天赋又好,整天又学大人想些有的没的,迟早得发疯。”他走过来唉声叹气的伸手去摸牧凌仙的头。

    “可怜的孩子,何必呢?”

    然而还没碰到牧凌仙的头发,就啊的一声,手一缩,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

    “什么东西?”

    “是剑意……”牧凌仙呆呆的开口道。

    “剑意?”袁天奇一愣。

    牧凌仙无神的点了点头“是啊……剑意……剑意……我的剑意,是什么来着?”

    袁天奇看不下去了“你他娘的就别想了,再想就真的疯了,走走走,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说着他拖起牧凌仙就往外走,刚走没几步就捏住了鼻子。

    “哎呀不行,你怎么这么臭?多久没洗澡了?”

    “快给我滚去浴房,你这样出去还不把学院的脸丢干净了。”

    半个时辰后,牧凌仙从头到脸都焕然一新,整个人也终于回了些神来。

    “已经多久了?”

    他问袁天奇。

    “多久了你都不知道?”袁天奇翻了个白眼道“两个月了,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我才把你叫出来的。”

    “两个月了啊。”牧凌仙摇了摇头,还是感觉脑子一片混沌。

    他这两个月来,一直将自己关在静室之内,思考自身的剑意。

    但是两月下来,却什么都没有思考出来。

    毕竟他的人生还是太短。

    很多剑修,都是在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修行之中,结合自身的感悟,才慢慢的寻找到自身的道路,确定自己的剑意,最终自成一派。

    而牧凌仙年纪太小,纵然天资惊人,又在图书馆中看了无数剑道典籍,在短时间内修炼到立意的部分。

    但是也正因为他天资太好,短时间内便参阅了无数剑道,而自身却还没来得及对自身的道有太多领悟,因此到了真正要立意的时候,反而迷茫了。

    似乎摆在他面前的有无数条道路,每一套看起来都是光明大道,要他从中选择一条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或许把自己闭关起来苦思冥想,不是个好主意。”牧凌仙虽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但是也有些意识到了这一点。

    “走了走了,你看你闭关都把脑子闭坏了,年纪轻轻的就这样,将来怎么办?你都已经皇境了,还想八岁就毕业不成?”袁天奇拉上他往外走。

    “去哪里?”

    牧凌仙也觉得,自己说不定出去散散心,换一下思绪会好一些,因此没有拒绝。

    “出学院啊,你来学院都快半年了,还没出去过吧?”

    “出学院?”牧凌仙一愣。

    “不错,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山脚下的天玄城会很热闹的,这两天都没课,其他人要么回家探亲,要么就去天玄城了,虽然说明面上天玄城不是学院的一部分,但是现在说学院,谁都会想到天玄城吧。”

    袁天奇笑道“身为学院的学生,要是连天玄城都没去过,说出去可就让人笑话了。”

    天玄城牧凌仙自然是听说过,当初伴随学院一起诞生的存在,尽管这么多年来,学院都没有正式承认天玄城是属于学院的一部分,但是在大陆人的眼中,基本都是如此了。毕竟整个天玄城的运转都是围绕学院而建立的,很多人甚至开玩笑说学院虽然没有外门,但是天玄城已经相当于学院的外院了。

    而经历过百年发展,在学院成为当今修仙界圣地,万千修者向往之地的如今,天玄城的规模也空前发展,汇聚了无数四方而来的势力,甚至已经被不少人称为大陆第一城。

    而学院的学生们在有能力接受外域的任务之前,几乎也都是从天玄城和玄隋瘴地开始的。

    一般到了四年级的学生,都已经很熟悉天玄城了,像牧凌仙这样升级太快,到了四年级还没接取过任务赚过学分,也没去过天玄城的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

    想到这里,牧凌仙觉得去天玄城逛逛也是好主意,虽然他也可以趁机回南丰域一趟,以他现在的实力,没有人陪伴应该可以跨越荒野回边平城了,不过终究才离开半年,也没有必要那么心急着回去。

    当下他先回了房间,写了封家书,送到学院的名为“邮局”的书信传递处,托学院的工作人员寄回家里。

    这年头一封信想要寄送到目的地也并不容易,不过他是学院的学生,只要花学分的话,即便是边平城这种地方,也会有当地的工作人员直接送到。

    虽然到现在他还没做过任务,不过之前入学之时奖励的学分还有剩,加上完成一二三年级课程,几次入学考试完美通过奖励的学分,用来送信还是绰绰有余的。

    送完信之后,牧凌仙便和拉来了南宫景的袁天奇,以及不知怎么也一起来了的夏无骥一起,跨上了传送阵。

    看着眼前高大的天玄石门,牧凌仙毕竟是从外域而来,走的是穿界门,自从来到学院,这还是第一次到这闻名大千的学院大门来。

    据说当年天玄试炼之时,就是有无数绝世大能围绕在这石门之前,虎视眈眈,却摄于学院院长一人一剑之威,不敢踏入一步,从此学院诞生于这斗法大陆之上,方有今日的名震诸天。

    “走吧,天玄城我熟得很。”

    夏无骥笑道“这几日跟着我就是,保证让你们满意。”

    说着他对袁天奇和南宫景眨了眨眼,袁天奇也会意的嘿嘿一笑,不过看到牧凌仙的时候顿时笑的有些古怪起来。

    “可惜凌仙你还太小,有些地方,却是去不得的。”

    几人哈哈一笑,一同跨过了石门。

    时隔百年,天玄石门前的雪谷,早已被改造成了学院的门前广场,一走出石门,牧凌仙便眼前一亮。

    尽管距离广场边缘都还有百余丈,他却已经可以一眼看见,前方边缘下方,地平线上,平铺开来的繁华景象。

    一座比起之前见过的青竹城还要更加宏伟,更加壮丽的城池,出现在他视野之中。

    下山之时,牧凌仙依然有些为天玄城的壮丽而震撼。

    繁华的城市直接平铺到视野的尽头,根本看不见边际。

    此时牧凌仙皇境的修为,随便一眼看去也能看到百里之外。

    也就是说,这城池的范围,最少也延绵出百里。

    要知道天玄城是围绕整座天玄雪山而建立,而牧凌仙身在山上往前看去,也只是南面的城区。也就是说,此刻牧凌仙所看到的,仅仅是天玄城的一部分而已。

    可想而知,这一整座天玄城,是如何宏大。

    之前见到的青竹城,相比之下,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果然不愧是天玄城啊。”

    身旁的袁天奇感叹道“即便来过几次,每一次看到,也是不由得惊叹,你能想象,百年之前,这里还仅仅是雪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子么?”

    牧凌仙点了点头,走在下山的台阶之上,却莫名的当真在脑海中想象出,百年之前,在白雪皑皑的雪山脚下,一个只有着一条街道的热闹小镇的模样。

    山道上还有不少学院的学生,在上上下下。

    尽管学院内一切都应有尽有,面积也大的惊人,足以在其中生活一辈子也不用踏出一步,但是很大一部分学生还是喜欢经常到这天玄城来。

    毕竟学院虽好,但犹如仙境一番,终究少些烟火气息,而在这被誉为天下第一城的繁华之中,总有些身在人世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也是牧凌仙所感觉到的。

    在学院不过半年时间,牧凌仙却觉得自己已经如同脱离了凡俗一般,身在高高的云端,纵然清丽却寂静清冷。

    此时走下雪山,重归这热闹繁华之中,之前状态还一直未曾恢复的牧凌仙,此时也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街边叫卖的小贩,路上来往的行人,嘶鸣的牛马,轰隆滚动的车轮,左手旁酒店内觥筹交错的呼喝声,前方戏院内咿咿呀呀的唱戏声,膘肥体壮的肉贩沉闷的剁肉声,广场对面的赌场内兴奋的吆喝声。

    广场上围着正在公映的电影屏幕不时发出叫好的男人们,勾栏边打扮的花枝招展招呼着过路行人的姑娘们,拿着糖人风车玩具扎着小辫或光着个头一边嬉笑着一边跑过的孩子们。

    这属于人类的一切,却又与身后天玄雪山,那铺满道路的白雪皑皑,以及道路旁挺立的青松,山间的虫鸣鸟叫,一切都融洽的如此自然,仿佛世间万物本该如此。

    “怎么样,天玄城不错吧?”

    常来天玄城的夏无骥有些得意的笑着,他是南阳域夏家的人,家中在这天玄城也有资产,早在进入学院之前,他就已经在天玄城住了很长时间,对这里最为熟悉。

    他们夏家身为大陆顶级世家之一,和学院院长出身的贾家并列于南阳七家之中,也是大陆诸多势力当中较早开始支持学院的。如今夏家除了嫡系血裔天赋出众而被家族培养的弟子之外,年轻后代几乎都会到学院求学,而这天玄城和学院百年来的发展,可以说夏家在内的南阳七家都出了不少力气,因此看到天玄城有如今繁华,他身为夏家人也与有荣焉。

    牧凌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也不想说话。

    身为皇境修士,两个月不眠不休尚且不算承受不了。

    但是一直无法思考出属于自己的剑意,并且一片迷茫所带来的精神疲惫却是无法避免的。

    而此刻,身处这天玄城之中,看着四周的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明明是喧哗吵闹无比的街道上,他却莫名的感觉放松下来。

    “或许修士也不应该太过脱离凡俗。”牧凌仙开口道“超然世外,不染红尘,纵然清净,但远离了人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你没头没脑的忽然说什么呢?”

    旁边袁天奇一愣,开口问道。

    “没什么。”

    牧凌仙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朝前走去。

    走过路边的酒肆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带着些许醉意的声音从中传来。

    “可你知不知道,什么才是人间?”

    牧凌仙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却见酒肆之中,一名穿着青衫布衣,背着一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长剑,披散着一头凌乱长发,看起来有些颓废的中年男子正拎着酒葫芦,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看向他。

    尽管外表看起来极为随意甚至还有些邋遢,但是他的身上却依然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洒脱之气,脸上虽是胡茬凌乱,但却依稀可以看出俊美之形。

    牧凌仙眨了眨眼睛,尽管外表看起来没有太过特异之处,但是他还是在这醉酒剑客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

    那气息有些像是他在面对陈锋老师时候的感觉。

    是锐利无匹的剑意。

    牧凌仙眨了眨眼睛,拱手道“不知道这位前辈何意?”

    旁边夏无骥三人也停了下来,袁天奇皱着眉头道“一个醉汉而已,凌仙你理他做什么?”

    牧凌仙却没有回答,而是认真的看向剑客。

    剑客嘿然一笑。

    “小家伙,你倒是有趣,我只是听到你刚刚那几句话,随口这么一说罢了。”

    “你说修士隐修世外,不染红尘,是远离了人间。”

    醉剑客晃了晃手中的葫芦,里面的酒液发出一阵响声,

    他咧了咧嘴。

    “我倒不那么觉得。”

    “只要还活着,只要还看得见这天,这地,这山,这水。”

    “就还在人间,不是么?”

    说着,他又举起酒葫芦,对着嘴狂饮起来。

    而牧凌仙则是站在原地,认真思索了片刻。

    最终,他拱手对着醉剑客一礼。

    “多谢前辈指点,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醉剑客放下酒葫芦,大笑起来。

    “姓名?那有什么重要,叫什么,也不妨碍你怎么活不是?有人说我是为剑而生所以该叫剑生。”

    “但我倒是觉得,为酒而生不是更好一点?哈哈哈哈哈。”

    远离了酒肆,袁天奇忍不住问道。

    “那个是什么人啊?我看着就是个醉汉而已,说的话你倒是挺认真的。”

    牧凌仙微微一笑“是么?我倒是觉得,他是位高人。”

    这时候,旁边的南宫景却忽然一拍大腿,圆脸都涨红了。

    “我……我想起来了。”

    “他……他是李剑生啊!没想到他竟然在天玄城?”

    “李剑生?”袁天奇和夏天骥都是一愣。

    夏无骥惊讶道“就是那个数十年前名噪一时的太上道人间行走?”

    “我也听说过。”袁天奇道“据说他当年可是和咱们学院的破天七帝并驾齐驱,甚至更胜一筹的绝世天才。整个大陆能与之相比的同辈修士也数不出一只手来。当年在斗法群星榜上的位置甚至压过了青炎火尊等几位院长大人的高徒。”

    “刚刚那个醉汉就是李剑生?”袁天奇有些不可思议。

    南宫景点了点头“应该就是他,以前群星榜上有他的画像,只是刚刚模样变得太大,一时没想起来,而且他最后不是说自己应该叫剑生么?那除了李剑生,还会是谁?”

    袁天奇道“我可没看出来他是什么绝世天才,说起来他当年名头那么大,怎么好像这几十年来都没怎么听说了?看他那副落魄的样子,还不如不少散修呢。”

    夏无骥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我倒是听家里的长辈听说过一些,在我们学院崛起之前,太上道才是执修仙界牛耳的巨头存在,除了帝王宫之外没有哪家势力能够与之相比。”

    “但是当年太上道的玄虚圣尊联合帝王宫的帝圣以及十几位大能联手围杀院长大人失败陨落,之后太上道由李剑生的师尊玄元圣尊所执掌,整个太上道遭逢大变。而李剑生不知因为什么和其师玄元圣尊起了矛盾,反出师门,又在三十五年前被其师弟,太上道新的人间行走白剑明所击败,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在大陆上渐渐销声匿迹了。”

    “原来如此。”南宫景听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怪不得他变成那副样子。”

    “唉,就算是当年超越了破天七帝的天才,也可能陨落。”袁天奇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顺便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牧凌仙“某些人就算有点天赋,还是老实点好,别真给自己练傻了,到时候人都说我们学院让天才陨落,可就不好了。”

    牧凌仙翻了个白眼“那还真是劳您好意了。”

    不过他又笑了起来“已经陨落的天才吗?”

    他看向酒肆的方向。

    “看起来……可不像是陨落了啊。”

    在最后分离的一瞬间,他从那个人身上感知到的东西。

    可是丝毫不比自己见识到的破天七帝要差上分毫啊。

    虽然不知道李剑生为何在此,但是他刚刚告诉自己的话,倒是确实让自己有了些启发。

    正当他琢磨着其中意味的时候,却见远处的街道上方,伴随着一震轰鸣之声,无数烟花升上了天空,在半空中炸开了璀璨的图案。

    “开始了。”

    夏无骥笑道“天玄城每逢过年之时,从二十九的白天开始,一直持续到初二的凌晨,城中的天火池都会放上整整三日的烟花。”

    “整整三日?”袁天奇咋舌道“好大的手笔。”

    “这是天玄城的惯例,当年这里本是布满瘴气的玄隋瘴地,后来虽然瘴气被聚拢到边境,但是这中心地带依旧残留着少许瘴毒,前来这里的人习惯点燃硝石火药来祛除瘴气,渐渐的以烟花取代,不知何时,就形成这样的惯例了。”

    几人正在啧啧称奇之际,却见前方一队穿着学院校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急匆匆的朝这边走来。

    看到穿着学院校服的几人,为首的学生青年眼睛一亮。

    “前面的同学!”

    “我们是在执勤的执法队队员,几位同学可是下山来游玩?”

    天玄城是围绕学院建立起来的聚集地,没有城主府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么大的城池也需要维持秩序,因此一方面为了天玄城的秩序,一方面也为了磨炼学生和增加任务机会,学院组建了执法队来维护天玄城的治安。

    而执法队则由达到要求的学院学生们接取任务轮流执勤,虽然繁琐而且奖励不算太高,但是胜在长期需求,还是有不少学生喜欢接取执法队的任务的。

    这也不怪很多人都说天玄城已经是学院的外院了。

    袁天奇一见几人,连忙立正道“学长好。”

    能选入执法队的基本都是四五年级的学生,对刚刚入学的他们自然是学长了。学院虽然不讲上下尊卑这套,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那执法队的青年这才看清几人校服上的标志都是一年级,顿时有些失望。

    “原来是学弟们啊,那没什么事了,你们好好玩吧,别惹祸,有事找执法队就是了。”

    接着他又一眼看到了带着四年级标志的牧凌仙,虽然有些意外他的年龄,但又露出了喜色。

    “这位小同学,你是四年级的吧?我们是今日执勤的执法队,这几天要过年,执法队本来人手就紧,现在天火池那边接到通知出了乱子,这边又抽不出人手,你能临时来帮下忙么?放心,有临时任务,之后会给你结算学分的。”

    “天火池么?”牧凌仙微微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执法队的事情,没想到一进城就被拉了壮丁。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他来天玄城中反正也是消遣,而且自从入学还没做过学院的任务,帮个忙倒也没什么坏处。

    于是他点了点头“好。”

    青年顿时大喜过望,几句感谢之后,掏出了一枚有着学院标志的袖章给了牧凌仙,然后又指派了两个执法队员和牧凌仙一起。

    牧凌仙和袁天奇三人约好之后见面,便跟着另外两人一起赶往天火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