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凤策长安 > 544、丑!
    “咳咳咳!”难得的,神佑公主终于被茶水呛到了。一阵连续不断的呛咳之后,终于缓过了劲儿来,抬起头来看着那男子道“你们家大人…这礼物送的还真是别出心裁啊?”男子赔笑道“公主谬赞了,大人也是感念公主辛劳,特意送来给公主排解辛劳的。还不给公主行礼!”就差没明说,大人知道驸马时常不再您身边,这几个美男子就是送给了排解寂寞的。

    “见过公主。”几个男子齐声向楚凌行礼,一个个眼睛却都毫不含蓄地望着楚凌。即便是被人当成礼物送来的,也都还是正常男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见到如此绝色佳人而且还是身份高贵的公主,哪怕原本心中还有几分不乐意的人此时只怕也忍不住心中跳动起来。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啧啧赞叹,这黄翦还真是个人物啊。自古以来,公主养面首这种事情虽然少却不是没有。特别是像楚凌这样手握重权还独得皇帝宠爱的公主,只要别闹得太难看即便是言官也只会在私底下议论并不会真的闹到明面上给皇帝难堪的。也就难怪了黄翦会做出这种事情了。

    男人位高权重了就想要美人在怀,那女人位高权重了,想要什么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更不用说这神佑公主和驸马常年不在一处,感情怎么样还不好说呢。

    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楚凌觉得不回黄翦这份大礼着实是有些说不过去。

    楚凌打量着眼前的几个美男子的时候那据说是黄剪身边幕僚的男子也在打量着她。神佑公主的名声和美貌同样为天下知。让男子很是不解的是,这样一个美丽绝伦的女子又有着公主的身份帝王的宠爱,不好好的在平京享受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跑到梁州这样的地方来吃风沙有什么意思?

    他却没有想过,如果楚凌是贪图享乐的人,有没有命撑到做神佑公主的时候还要两说呢。

    楚凌则是对那四个美男子很有兴趣,平心而论黄剪还是很有诚意的。至少眼前这四个美男子也确实是都称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黄剪还十分贴心的选择了四个完全不同风格的美男子,以便能满足公主殿下各种挑剔的胃口和眼光。

    可惜,神佑公主美男子见的太多了,眼前这几个美则美矣,却是毫无神采空有皮相罢了。骗骗没见识的小姑娘还差不多,想要骗血狐这种阅人无数的人精,就没什么指望了。

    那男子见神佑公主盯着那几个俊美男子看,以为她心动了,眼底也不由闪过几分喜色。

    “阿凌姐姐!阿凌姐姐!”门外,传来肖嫣儿略带惊恐的声音。楚凌有些惊讶,这丫头最近跟萧艨走得近,就差跟人粘在一起了。来到梁城几天,她还没在知府衙门里见过她呢。这会儿怎么跑来了?

    肖嫣儿眨眼间已经到了门口,身形一闪扑倒了楚凌跟前,“阿凌姐姐,不好了!”楚凌笑道“什么不好了?好好说。”肖嫣儿看了一眼大厅里的陌生人,道“那个蛇精病来了!”

    蛇精病?

    楚凌愣了愣,反应过来道“你说…南宫?”

    肖嫣儿疯狂点头。

    还不等楚凌反应,门外已经传来了南宫御月的声音,”笙笙,我来了!”

    肖嫣儿连忙往楚凌身后缩了缩,她听到消息就赶紧来给阿凌姐姐报信了,没想到前脚才刚到后脚南宫御月这个疯子就来了。

    “阿凌姐姐!”肖嫣儿哭丧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

    楚凌有些好笑,“你怕什么?他不是都忘了么?”不记得你曾经坑过他的事情。肖嫣儿撅着小嘴很是郁闷。不管忘没忘,都阻止不了南宫御月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蛇精气息啊。

    去年在平京她就被那混蛋坑过好几次!

    “笙笙!”

    南宫御月愉快地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亦步亦趋地傅冷。说起来也很神奇,南宫御月对属下绝对算不上宽厚,但是从上京跟着南宫御月一起逃出来的白塔中人却完全没有抛弃自家公子的意思。南宫御月走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趁着南宫御月将注意力放在楚凌身上,肖嫣儿飞速撤退了。

    “笙笙,你想我么?”南宫御月凑到楚凌跟前,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大厅里还有几个人一般。楚凌对他笑了笑,问道“你怎么来梁城了?”

    “我来保护笙笙。”南宫御月理所当然地道。跟在后面进来的傅冷解释道“长离公子同意我们公子来的。”

    行吧,她确实是怀疑南宫御月是趁着君无欢打仗顾不上他逃走的。

    “老先生呢?”楚凌问道。

    傅冷道“老先生待不住,在沧云城待了没多久就走了。”老头子一辈子浪荡不羁,临老了也不可能变成宅男。为了徒弟在平京蹲了好些日子就已经够憋屈了。南宫御月有君无欢压着也作不了妖,老头子见没事就溜走了。

    “笙笙!”见楚凌只顾着跟傅冷说话,南宫御月瞪着傅冷的神色有些不善了起来。

    傅冷无奈地叹了口气,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楚凌叹了口气道“既然来了就先住下吧。”见楚凌不赶自己走,南宫御月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将目光看向被晾在一边的人,“笙笙,他们是谁?”

    被冷落许久的男子愣了愣,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起身自报家门。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南宫御月有些不正常,但是同样也看得出来对方的身份不简单。只是以他的身份,却还不足以猜出眼前的男子便是前北晋国师。

    楚凌思索着该怎么说才能显得比较优雅一些,门外就传来了段云带着几分调笑地声音,“他们是别人给公主殿下送来的礼物。”

    楚凌忍不住扶额,无奈地看向从门外进来的段云,“表哥……”

    段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并排站在厅中的四个男子,他们都是黄翦从各处收罗来的美男子。但是这样的短的时间在梁州这样的地方能收到四个风格各异的美男子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这四位中其实有三位出身都并不算差。还肯被人当成礼物送过来,自然不会是什么省心的人物。

    神佑公主可是天启的监国公主,若是能得到她的青睐……这些被黄翦忽悠来的人显然并不知道神佑公主驸马是个什么可怕的存在。

    无知是福。

    南宫御月偏着头眉头微皱打量着眼前的几个人,几个男子的眼神原本还在往楚凌身上使劲儿,这会儿被南宫御月盯上却渐渐地有了一些如芒刺背的感觉。

    这个看起来十分俊美的白衣男子表情行为看起来明明像是才十多岁不懂事的少年,但是看他们的眼神却让人感觉像是被什么野兽盯上了一般可怕。

    “礼物?”南宫御月盯着四人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嫌弃地道“怎么这么丑?”

    “……”跟您比起来,这几个确实都算不上有多好看。不过怎么说也算不上丑吧?

    那送礼的人终于忍不住了,轻咳了一声道“公主,不知这位是……”

    楚凌淡然道“没什么,一个朋友。”

    男人连忙道“那这几位您……”

    楚凌正要拒绝,南宫御月却已经一闪身到了四人面前,伸手毫不犹豫地就朝着其中一个的脸上抓去。

    “南宫!”楚凌沉声道。

    南宫御月的手指在那人眼皮上堪堪停住了,下一刻手势一变南宫御月已经捏住了那人的脖子。那男子早就被吓得脸色惨白,他方才分明已经感觉到南宫御月的手指碰到了他的眼皮。如果他晚长得丑

    南宫御月捏着他的脖子并不松手,反倒是凑到了他跟前低声道“再敢用你的眼睛看笙笙,我就挖了你的眼睛!”他虽然声音低了一下,却并没有真的要避开旁人的意思。所以不仅是被他捏着的男子和他旁边的三个,就是坐得远一些的楚凌和段云也听清楚了。段云微微挑眉,对楚凌笑了笑。

    楚凌无语,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瞪了段云一眼。

    她这位大表哥也是唯恐天下不乱。

    南宫御月放开了那人,转身走到楚凌跟前,“笙笙,你别要他们,他们丑,看我。”

    楚凌无语地伸手推开他凑到自己跟前的脸,道“你不怕你师兄打你了?”

    南宫御月咬牙,“他嫉妒我比他好看!”

    “……”抱歉,你高冷的时候大概还能跟他比一比,现在这个模样…真的是惨不忍睹啊。

    神佑公主表示她并不喜好软萌病娇这一块的,特别是…已经年近三十的南宫国师根本一点都不鲜嫩好吗?

    旁边那男子还想要开口,可惜他还等他动作就见南宫御月回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南宫御月在楚凌跟前很是乖顺,但是看别人却只会让人想要发抖。那男子再三张了张嘴,最终却也只能无力的闭上了。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要是再多说一个字,说不定今天连这扇门都未必能出得了。

    看来今天不适合送礼,出门的时候大约是忘了看黄历。

    最后,那人自然是铩羽而归。不仅如此,连他送来的礼物都被南宫御月一个一个的拎着扔出了知府衙门。南宫国师站在知府衙门大门口那得意高傲的模样,不知道还以为他才是神佑公主的正宫驸马呢。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段云忍不住叹气,侧首对身边的楚凌道“恐怕明儿这梁城就要传出来,神佑公主驸马暴打意图勾搭公主的男人的事情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驸马?”

    段云指了指门口,“看看,像不像在捍卫自己地位的正室夫人?公主,你不如先想想这事儿要是传到了宁州……”

    楚凌顿觉头痛,指着南宫御月道“傅冷,不想你们公子挨揍就将他拉回去!别让他在外面乱晃了!”

    傅冷有些为难地思索了一下,走到南宫御月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南宫御月转身盯着楚凌看了半晌,突然轻哼一声扭头就往自己院子里走去。楚凌愣了愣,“他干嘛去?”

    南宫御月自然也听到了,头也不回地道“我要写信给君无欢,让他来教训那些不要脸的坏男人!”

    楚凌不敢置信地看向傅冷,“你对他说了什么?”竟然能让南宫御月亲自写信给君无欢告状?

    傅冷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道“我说…梁州有很多想要抢公主的人,如果公子杀了他们公主会不高兴。不如让长离公子来,这样……”

    “这样…我跟君无欢吵架,他就能开心了是吧?”

    “长离公子不会信的。”傅冷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楚凌摆摆手扭头走了。

    不愧是能在南宫御月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的人,感情也是个黑心的啊。

    梁城几十里外地一处山寨里,一个穿着锦衣的中年男人看着再一次铩羽而归的下属有些不满地皱眉道“她有拒绝了?”

    站在大堂中的正是不久前带着几名美男子给楚凌送礼的黄家幕僚,“小的无能,请大人恕罪。”

    中年男子正是梁城被破之后就下落不明地梁州知府黄翦,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黄翦却没有第一时间发怒。反而道“仔细说说看,是怎么回事?”男子连忙将经过说了一遍,黄翦脸色微变皱眉道“你确定那人叫南宫?”

    男子想了想道“这个…应该没错。”

    坐在他下手的夏七等人纷纷看向黄翦,“大人,这人有什么问题么?”

    黄翦神色凝重,沉声道“如果没猜错,这人说不定是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

    “北晋国师?他不是……”

    黄翦沉声道“从去年开始,北晋朝廷就一直在通缉南宫御月,但是却一直没有消息。南宫御月这样的人,若是被抓了或者被杀了,不可能没有丝毫消息。只怕…这南宫御月叛出北晋,归了天启。听说当年在上京,南宫御月跟神佑公主就颇有交情。”

    “国师又如何?如今他也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地丧家之犬罢了。”有人不以为然地道。

    黄翦冷笑一声道“我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却听说这南宫御月是当世有数的高手。各位若觉得有把握对付他,不妨去试试。”

    众人顿时鸦雀无声,谁也不会活得不耐烦了想要亲自去试一试南宫国师地厉害。但是……“黄大人,这神佑公主明显不肯买咱们的帐,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黄翦神色阴狠,冷声道“既然神佑公主不肯给咱们活路走,把人逼急了那就别怪咱们心狠手辣了!”

    夏七道“黄大人的意思是?”

    黄大人冷笑道“貊族人不会放着梁州不管的,既然天启人容不下咱们那咱们就只好跟着貊族人了。所幸如今百里驸马执掌南军,只要咱们立下一些功劳,将来投入百里驸马麾下,也未必不是出路。”众人对视几眼,也觉得黄翦的话很有道理。神佑公主对他们这些南军的态度其实早就很明显了。普通的兵卒还好说,大多数落到她手里的南军将领只要手里不干净的都没什么好下场。偏偏,他们这些人…还真没几个人手里是干净的。

    “黄大人说得对,既然神佑公主容不下咱们,咱们只好另寻生路了!”

    “黄大人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黄翦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虽然这个南宫御月招惹不得,但是…有些文章还是可以做一做的。听说这南宫御月对神佑公主十分痴迷,如今他在神佑公主身边,君无欢却不在……”

    夏七恍然大悟,“黄大人的意思是,挑拨离间?”

    黄翦得意地笑道,“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容忍被人带绿帽子。”他最先送人给神佑公主便是存着两手打算的,如果神佑公主识趣自然好,就算不成也可以借此大做文章让神佑公主和君无欢从此离心。

    “大人英明!”

    正在大堂里踌躇满志地谋划着的人却不知道,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影从山下悄无声息的离去,直奔梁城而去。

    等楚凌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听了刚刚赶回来的探子的禀告,楚凌挑眉笑道“距离梁城五十里外就有一座山寨?”

    风尘仆仆的黑衣人拱手道“启禀公主,梁州这些年匪患横行官匪勾结成风。梁城虽然是梁州府城,但是附近的悍匪也不少。用梁城百姓的话来说,离城十里便算不得安稳的地方了。”

    楚凌点点头,问道“确定黄翦就在山上么?”

    “属下上山去探了一探,山上守卫森严至少有数万兵马。虽然没有见到黄翦,但…那黄翦八成就在那山上。”至少夏七肯定是在那山上的,因为他们两路人马一路是跟着夏七去的一路是跟着那送礼的男人去的。

    “胆子不小啊。”楚凌轻声低喃道。抬眼看了一眼跟前的黑衣男子,道“你先回去休息,另外传令下去,在府衙中的众人来书房议事!”

    “是,公主。”黑衣男子恭敬地拱手转身退了出去。